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都市]出轨之母(全)-4

[都市]出轨之母(全)-4

 时间:2017-05-02 18:08:11 来源:艳文阁 

[都市]出轨之母(全)-4

              (第十一章)
  他也并不是一味追求向深处抽送粗鲁莽干,在与我妈紧密贴合时,他前后缓
慢地摆动下身,时而如蜻蜓掠过水面般轻轻摩挲,时而又是排山倒海一般猛插,
更是用手指掰开了她的两瓣肉唇,让她肉唇顶端那一小粒探出头来的肉瘤能够跟
龟棱亲密地磨蹭。我妈也耐不住这强烈的刺激,张开双唇,愈发急促地娇喘连声,
更把娇躯掀动迎凑着那根湿淋淋沾着白汁的东西。就这样一会,她的快感已是一
浪高过一浪、高潮迭起时的她那表情,美艳得像是怒放了的鲜花。这样过了一会
儿,他们开始调整了姿势,我妈轻轻侧过上身,他也相应的大幅度改变自己的位
置,两人的身子颠倒了过来,变成他躺到了床上,而我妈跨上了他的身上,她手
把握着那根还胀挺着的阴茎,对准她两腿中间把纤柔的腰肢一扭,坐了下去。他
顿时快感贯穿脑髓,不仅抬高起身体,更将小腹往上顶凑起来。我妈松开了手,
臀部也随着往下压迫,双手却仍然紧压在他的胸口。两人情迷意乱,忘记一切的
癫狂着。半个小时后,感觉到自己即将爆发的小夏对正在他身上不停套弄,不断
呻吟,媚态尽现的我妈喊道:“你是我的老婆!是我夏天洪的老婆!是不是!是
不是啊!”

  “是啊——我是你的老婆——你的老婆——啊——啊——啊!”我妈此刻也
快感如潮,不停叫嚷着,纤腰也摇晃着如扬花拂柳。见到如此景象的他终于忍不
住了,猛顶几下后突然起身将我妈按倒在床,手握着自己的阴茎几步就窜到我妈
的头边,把它弄进我妈的朱唇里死命插弄。我妈也配合着含住那刚从自己那里拔
出来的东西不停吮吸着。舒服地他“啊啊”大叫着就把精液射进了我妈的嘴里。
等到全部射完,我妈也没有把阴茎吐出来,而是恋恋不舍的咂了几下嘴,望着他
淫荡一笑,吞下满口精液和唾液的混合物,随后用食指擦拭嘴角流出的一点精液,
再整根含入嘴里,舔食干净。鲜红色的香舌探了出来,在她自己的唇间绕了一圈,
仿佛品尝着美味佳肴。做完这一切后还抬着头,妩媚地看着小夏。他这时也坐倒
在床上,气喘吁吁对我妈说:“宝贝,你今天真好!”我妈听了,娇艳绯红的脸
上顿时布满了迷人的笑容。只见她娇慵地对他说道:“人家不是为了让你舒服嘛!”
说完就靠到了他的身上,两人随即倒在了床上,互相搂抱着交谈了起来。又观察
了一阵的我猜想着他们今天可能不会在弄了,就偷偷爬下了楼。拿出车库里的土
特产后离开,找了个小旅馆住了一夜。第二天中午才回家。

              (第十二章)

  暑假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自从那次我妈在家里和小夏做爱已经过去了整整
十天。我一直在家摆弄着那台笔记本电脑。装上了很多单机游戏,这些天就这么
玩着,偶尔也上上QQ,逛逛论坛,和里面认识的或不认识的人随意地聊天和看贴
打发着时间。但我也没忘了注意我妈,有时也会偷偷地跟踪她,看看她离开家后
会去哪儿。不过很让我失望,自那次以后似乎小夏又忙了起来,没在找我妈。而
她这些日子的行程也非常规律:上午在家休息,下午四点半左右离开家去饭店,
晚上十点半左右到家。我只是偶尔在家中偷听到她在卧室里轻声细雨,小心翼翼
地和小夏打电话。在门缝里望着她手握电话,时而轻声娇笑,时而含羞带臊,面
色红润,一脸春意的样子。我禁不住为我自己和爸爸感到悲哀。

  距离开学还有五天的时间。这天中午,正吃着午饭的我听到电话铃声响起,
就不等还在厨房烧菜的我妈出来,接起了电话。嘴里冲话筒说:“喂,你好!”

  刚说到这儿,那边就传来了小夏的声音:“你好,是小军吧?”我装作没听
出是谁的语气疑惑道:“你是——”“呵呵,我是你夏叔叔啊!”他笑着回答。
“哦!

  夏叔叔啊!你好!“我也装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大声说着。只听他亲切地问我
:”小军,你妈妈在吗?叔叔找她有些事儿。“”在的,你等一下啊。“我也连
忙回答着他。这时候我妈也已经听到我的讲话声,知道是谁打来的她从厨房里出
来,见我拿着电话,就对我说:”来,小军,给妈妈,你去吃饭吧。“我听了就
立刻把话筒交给了她,坐回到位置上继续吃起午饭,边吃边竖起耳朵仔细地听着。
因为我在旁边的关系我妈也没多说什么,”嗯啊“几句之后就把电话给挂掉了。
然后回了厨房把剩下的菜端出来放好后也坐下和我一起吃了起来。吃了一会儿,
我装作不解的样子问她:”妈,夏叔叔找你什么事?“她见我问,脸上浮现出一
丝嫣红,连忙回答:”哦,没什么。你夏叔叔晚上要带一些他们公司的客户到饭
店来吃饭,让我准备准备。“”哦“我听完应了一声表示了解,心里却想道:晚
上他们可能又要找空隙偷情了。随即一边继续吃饭一边盘算着晚上的跟踪计划。

  饭后我妈去厨房洗碗筷,我也回房上网。她洗完碗筷之后就回卧室午睡去了。

  二个多小时过去,到了三点半的时候她起床在卧室里待了一小会儿后就把卧
室门虚掩,随后进了卫生间洗澡。见她进去,我从房间里溜了出来,推门走进了
卧室一看。只见床上放着一套非常性感地内衣。我把内衣拿起来仔细看着,一只
诱人的紫色前开式蕾丝半罩杯胸罩还有一条同样的紫色蕾丝花边内裤。这样性感
的内

  衣让我不由自主的幻想起晚上我妈穿着它们在小夏的身子下面婉转逢迎的香艳场

  景。内心也泛起一阵莫名的憧憬。

  十多分钟后她披着浴巾从里面出来又进了卧室开始打扮。早以回到自己房间
的我心不在焉地玩着电脑游戏。一会儿以后她穿戴好衣物后来到我房间门口,站
在那儿对我说道:“小军,今天妈妈要早点去饭店准备一下。先走了啊!”“哦,
妈妈再见。”随口和她告别的我这时回过头,就被她吸引住了:只见她头发高高
盘起,穿着件淡黄色的真丝无袖圆领衫,胸口露出的肌肤如白玉一般,脖颈上的
钻石吊坠还有手腕上的手表也在同时闪耀着动人的光泽。下身的黑色及膝裙包裹
着她丰腴、圆翘的玉臀。还有腿上的肉色玻璃丝袜、脚上的黑色高跟鞋,穿戴在
她身上无不体现着她那凸凹有质、成熟丰腴的动人身姿。

  她见我跟她告别,就微笑着走出了家门。我到阳台望着她步态优美地朝小区
大门走去。也立刻出了家门跟了上去。她在大门口叫了一辆出租车朝饭店所在方
向开去,我见此也叫了出租车跟着。不久两辆车一前一后的到了饭店,我没有下
车,而是看她进了饭店之后才下。心中有数的我随即给在单位上班的爸爸打了个
电话说自己在同学家玩,晚饭在他家里吃并征得爸爸的同意后就在饭店附近找了
个网吧,一边上网一边等待着夜幕的降临。

  夜色到来,明月当空。街道两边的路灯早以亮了起来。这时我出了网吧,随
便在街边吃了些东西权当晚饭后就往饭店后面的那片废弃平房走去。到那以后我
沿着前几次爬过的原路轻手轻脚的跳进了我妈办公室外的小阳台。往里面张望了
一下,室内亮着灯,办公桌上放着我妈的坤包,但并没有她和小夏的身影。我看
了看手表,时间是七点五十,便猜测两人此刻应该还在饭店包厢里应酬着客人。

  随即就缩进阳台的阴暗角落里,取出早就买好的香烟点了一根,边抽边等着
两人的到来。

  香烟一根接着一根的从我嘴里消失,身边空调的分离机也在“嗡嗡”作响,
发出阵阵热气。就在我等待的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嘎吱”一声被
打开了。我探头一望,见我妈脸色酡红的走进办公室,坐在了老板椅上。只见她
坐在那儿喘了几口气后又站了起来朝窗户走来,我连忙低头又缩了回去躲好,屏
住呼吸大气都不喘一下,生怕被她给发现。万幸的是她没有把窗户打开,只是随
便看了几眼后就拉上了窗帘,又走了回去。我也又小心翼翼地探起头来继续观察,
只见她从饮水机里倒了一杯水,喝下去后坐到了沙发上,将自己的高跟鞋脱下后
又俯身褪下了自己大腿上的丝袜放在沙发上,然后再把高跟鞋穿好。做完这些以
后她又坐回到老板椅上,从坤包里拿出了小镜子和保湿面纸巾,对着镜子擦着略
有汗渍的红润脸蛋。没一会儿的功夫,办公室的门再一次被打开,只见小夏走了
进来。他很快把门关好并反锁上,朝我妈走来。我妈一见他便站了起来,双眸熠
熠生辉注视着。很快两人就热烈地拥抱在一起,嘴唇和舌头纠缠在一处,贪婪地
吮吸着。他的双手也没有闲着,正四处抚摸着我妈丰腴有质,柔软无比的身躯。

  过了好一会儿两人的嘴唇才恋恋不舍地分开,他凑到我妈发烫的耳边说:
“宝贝,你今天真美!”我妈这时可能觉得有点痒,在他怀里吃吃笑道:“坏蛋!
看了一晚上了还不够啊?”“不够,当然不够!最好能一辈子这样看着你!”他
一边说一边探出手解着我妈无袖衫的扣子。我妈轻轻地捶了一下他的肩头,娇嗔
道:“坏蛋!就会甜言蜜语哄我!刚才吃饭还摸我,被他们看见了怎么办?我还
做不做人啊!”“嘿嘿,他们都是外省的,过两天就走了。没关系的啦!”正说
话的他此刻也已经把我妈无袖衫的扣子都给解下,看着她里面性感的紫色胸罩觉
得性欲大增。随即俯下身子,用嘴将胸罩的前扣咬开,张口就含住一颗我妈好象
葡萄一样的乳头吸吮了起来。这样的动作下我妈也不说话了,秀美的脸上春色荡
漾,微闭着双眸,手紧紧抱着他的头,呼吸急促地享受着他的吸吮。他含弄了一
会儿后又转头去吮舔另一个乳头,手也已经伸进我妈的裙子里,隔着内裤在阴户
上抠弄着。如此上下协同的撩拨之下使我妈春水泛滥,她颤抖地对他说道:“噢!
坏蛋!你不是还要陪他们去KTV 吗?快啊!我受不了了。”“好的,宝贝。”听
我妈催促,他一边回答一边站起了身子,飞快地解开了自己的皮带,脱下裤子露
出早以涨大的阴茎,然后把我妈的裙子往上撩开,接着将她的紫色内裤拉到膝盖
处,从后面“噗哧”一声就把阴茎插进了我妈那早就已经湿润的阴道。“喔——
进来了。”我妈低吟了一句,手把着办公桌的一角,腿直直地站在地上,垂着头,
娇躯随着他的抽送前前后后地摆动起来。“喔——不要——慢一点——啊——快
——不要啊!”我妈在他的冲撞下神志开始变得恍惚起来,朱唇里娇唤连连,语
无伦次。他此刻却闷声不吭,只是腰部使劲地耸动,大腿根部和我妈臀部撞击而
所发出的“啪啪”声回荡在房间里。过了一会儿,可能怕被人听见,我妈开始小
心地压低着自己的呻吟,但时不时还是会发出不可抑制的浪叫:“喔——太舒服
了——快——啊!”就在这时他手机响起了铃声,但他并没有停下,边继续抽插
边拿出了裤袋里的手机,接通后说着:“喂,哦,马经理啊,你们和许助理先过
去,对,对,我有些事,马上就到,马上就到。好的,好的。那一会儿见!”挂
上电话的他把手机放在一旁,下身仍旧挺动着,上身压在我妈的背上,凑到她的
耳边坏坏地说道:“宝贝,他们在催我了。我要加快速度喽!”“哦——哦——
坏死了——打电话还使坏——那你快点吧!”我妈好似幽怨的回答着他,翘臀却
不停地向后迎送着。裸露的双乳,像木瓜一样倒挂在胸前。见此情形,他开始加
速冲击,前胸也紧贴我妈的玉背,舌头在她雪白的,早以裸露的背部不停地吸舔
和轻咬着,双手则捏弄着她圆挺的乳房。一阵密集地“噼啪”声后他的喉咙里也
发出了低吼:“哦!哦!来了!来了!”我妈也已经顾不上矜持了,淫浪地呼喊
着:“快啊——快射给我——给我吧——啊!”喊的同时身体一阵猛烈的颤动。
刹那间让他阴茎龟头酥麻难耐,用力向我妈的阴道深处插去,浑身也颤栗着,一
股股热流从各处神经元快速地流向阴茎,终于精液急射而出,强劲地射入她的子
宫。

  射完后他趴在我妈的背上,两人大汗淋漓,“呼呼”的喘着粗气,享受着高
潮的余韵。

  过了一会儿,他吻了吻我妈的耳垂后说:“宝贝,我得走了。”“嗯”她有
气无力地答了一句。说完话的他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物后又感叹道:“真不想去
啊!”“好了啦,我也知道你想陪我。工作要紧,快去吧!”此时我妈也已经站
了起来,边重新穿戴着衣服边对他说。“嗯,那我走了,宝贝。”他说完又抱住
我妈在她朱唇上吻了一下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我妈等他出去后又坐在沙发上
休息了一会儿,然后也离开了办公室继续去招呼客人了。我见此也离开阳台回了
家。

              (第十三章)

  暑假过去了,我回到了学校里开始了新学期的学习。班主任在开学的第一天
就对我们说要抓紧时间学习,因为我们已经是高二的学生了,离高考也只有二年
时间。我在下面听着他一本正经地说教,内心却并不在意。反而还是我妈和小夏
的那些事更让我浮想连翩,那种偷窥时的紧张感和刺激感更能引起我内心极大的
兴趣。

  两个星期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很快到了我回家休息的那个双休日,
如蒙大赦的我和同学们各自整理完自己的东西后纷纷回家。拿钥匙打开家门的我
发现家里没人,但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张字条和一些钱。我拿起字条一看,是我
妈留下的。原来是爸爸这些天陪他单位领导去乡下调研没在家,而她的饭店自从
重新装修开张后生意也一直好的不得了。今天虽然知道我要回来也来不极给我做
饭了所以就留了钱让我自己去外面吃。看完字条,我收好钱去楼下快餐店吃了晚
饭,然后又在小卖部买了些喜欢吃的零食回家玩电脑游戏。

  玩了二个多小时的《星际争霸》,有些尿急的我起身来到卫生间小便。完了
后在洗脸池上洗手时发现池边放着一把刮胡刀。我拿起它看了看,是吉列牌的。

  知道爸爸从来都是用电动剃须刀而不用刮胡刀的我断定这东西肯定是小夏留
下的。

  “看来这几天他一定趁爸爸不在的时候在家里留宿过。”我心里暗暗道。之
后我又把刮胡刀放回了原位,出了卫生间进了主卧室。打开房间的灯后我瞧见床
上的被子凌乱不堪。于是上前将被子掀开,只见床单上面有几处明显是经过欢爱
之后残留下的已经干涸地水渍。一边的床头柜上还摆放着一个烟灰缸,里面堆着
大约十几根烟头。我捡起一根略长些的烟头看了看,是苏烟牌的。这种高档香烟
也是爸爸他从来都不抽也抽不起的。这一切都更加能说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脑
海中

  又开始回想起前几次偷看到的小夏在这张床上肆无忌惮地玩弄着我妈成熟丰润地

  娇躯时的淫乱场景。而她香汗淋漓、婉转娇吟、极力迎逢地放浪模样也像电
影片段似得从大脑中一幕幕的显现出来。不由让我再一次的憧憬起来。

  回到自己房间的我无心再玩电脑。关机后把电灯也关了躺在床上,带上耳机
听起了从CD机播放的音乐。在音乐声的陪伴下我不知不觉地睡着了。也不知道过
了多久,我被外面的一阵开门声也弄醒了。刚想起身看看是谁,客厅里就传来了
我妈压低了声音的说话声:“你先在这里待一会儿,我去瞧瞧小军睡没睡。要是
没睡的话你就先回去吧。”听到这儿我赶紧又重新躺好,嘴里假装发出“呼呼”

  地打酣声。这时候她也已经悄悄地进了我的房间,小声地问道:“小军,小
军,睡着了吗?”见我没反应,她又走到了床前,发现我没盖被子后又低语道:
“这孩子!”接着小心地把放在我脚后的被子摊开后轻轻地盖在了我身上。然后
走出了房间,顺带关上了房间的门。

  闻着她残留在房间里的那股清馨幽兰地香水味。我下了床踱到门前仔细地听
着。门外传来了小夏“唏呖唆啰”的宽衣解带声还有低着嗓子询问我妈的声音:
“一起洗澡吧,宝贝?”话音刚落我妈就回答道:“嗯,我去给你拿条内裤。你
先唔——”只听她的话被打断了,嘴里好似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一样。我轻轻地
把门打开,借着窗外的皎洁地月光看见已经脱得精光,只剩下一条内裤的小夏此
时正将我妈打横抱起朝卫生间走去,边走嘴还吻住了她的朱唇。而她今天穿了一
件白色花边领口的长袖紧身衬衫,配一条黑色的紧身长裤,脚下的鞋子已经脱下,
但头发依旧盘着,显得既简单又性感。两人就这样进了卫生间,没一会儿卫生间
亮起了灯,我妈那微微喘气地说话声从里面传了出来:“快——快把门给关上啊!”

  话音刚落卫生间传来了“啪”的一声好象拍打肉体的声音之后小夏就说道:
“没事啦,是不是怕小军醒?放心吧,上次在宁奉市他不是也在吗?还不是睡的
死死的没醒。你就放心吧!”这时的我已经蹑手蹑脚地来到了卫生间的门边,屏
住呼吸偷窥着。只见他已把我妈放在了洗脸池的大理石台上,一只手从我妈的衬
衫扣子伸去,熟练地解开了扣子和里面白色胸罩,一把抓出一只丰满的乳房捏揉
起来。

  我妈的衬衫敞开着,扭摆着身子淫媚入骨地低吟道:“啊——你——你这几
天好猛啊!”他听了神情变得有些自豪,两只手都伸了进去各自抓住一只乳房,
一边搓揉一边舔着她的耳垂嘟囔道:“宝贝,你下面是不是又湿了,是不是又想
要了?”

  “噢——嗯——嗯”她的脸色已经绯红,朱唇里发出了含糊不清地呢喃声。
一双玉手也抚摸起小夏那被内裤包裹着的阴茎。他见此也开始脱起了我妈身上的
衣物,她的衬衫被扔到了卫生间的地上,一对圆鼓鼓沉甸甸的乳房裸露了出来。
随着他继续将我妈的裤子和腿上丝袜都脱了下来,顿时一具丰满圆润,成熟得仿
佛可以捏出水来的女性躯体展现在他以及我的眼前。顿时让他的情欲大增,连调
情的动作都没有,五指齐张,有些粗暴地抓起一只乳房,在他的挤压下,我妈的
乳房像水球般变换着各种形状。他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抱着我妈的一条大腿用
力打开,饱满的阴户被还没脱下的白色内裤勒得像个馒头,中间的布条深深陷进
肉缝之中。

  我妈则低吟出颤抖的声音道:“别——别这么粗暴,温柔点啊!”听到她这
样说,小夏并没有回应,双手反而变得更加用力起来。我妈丰满诱人的肉体在他
捏弄把玩下不停地扭动着。朱唇里急促地喘息道:“啊——呼——轻点啊——疼!”
这时小夏的手停了下来,嘴在她的丰乳上猛亲了两口后双手继续玩弄着她的乳房,
嘴里说道:“宝贝!你的乳房真棒!我想进来了,行吗?”“哦——呃——呃—
—别——别戏弄我了——喔!”我妈低声呻吟着,淫水已经缓缓湿透了内裤。在
我的窥视下,她的内裤也被小夏给褪了下来,就那样挂在一只脚踝上,透过她敞
开的大腿,我清楚地看到乌黑的阴毛在灯光下闪闪发着淫光。就在她越来越兴奋
的时候,小夏看时机差不多了,三两下就脱掉自己的内裤,然后让我妈双腿张开,
手撑在大理石台上,臀部像外耸起来对着他。而那根昂然翘起的大阴茎则对准了
她的阴户“扑哧”一声插了进去,用力的抽送起来。“啪啪啪”肉体间的撞击声
不绝于耳,我妈也忍不住的轻声呻吟起来:“噢——唔——唔!”他抽送了一百
多下后停了下来,抽出了泛着淫荡光泽地阴茎笑着说:“来,吹一吹宝贝。”她

  听到他的要求后媚眼如丝地看了看他下身那根还残留着自己身下淫水的阴茎后娇

  慵地说:“坏蛋!刚才那么用力弄我,现在轮到我来收拾你了。”说完从大
理石台上下来低下螓首,整个人跪在小夏的胯间,一张红润的唇瓣立时将他的阴
茎给吞了进去。他舒服地呻吟了一下,忍不住兴奋地挺腰弹动。我妈的口技看起
来已是相当纯熟,不但朱唇上下裹套,口内的丁香小舌也围着他龟头不停打转。
看到美艳迷人的我妈跪在他自己的胯下,双颊宛若桃花初开,眼神迷离,两颗浑
圆饱满的乳房不时在她自己的前后动作下轻轻摆动着的淫糜景象之后。他立刻后
背一颤,有些站立不住了。随即深吸了一口气,用手把还带在我妈头发上的水晶
发卡取下让其飘散下来。接着扶着她的螓首,自己坐到了马桶上然后继续让我妈
为他进行口舌服务。此时我妈四肢触地,就好象动物似的伏首在他的胯间,披散
着乱发,浑圆的臀部高高翘起,背部形成优美地曲线,如玉似雪丰盈饱满的双乳
垂在胸前,整张朱唇被撑得满满的,卖力地吞吐着他的分身。他的手也没闲着,
还摸着她那丰满结实、极具弹性的翘臀和光滑细腻地玉背,脸上的表情非常的惬
意。

  过了五六分钟后,他示意我妈停止。站起身子把我妈拉起来,让她用手扶住
马桶的水箱,撅起翘臀。他则用阴茎从后面插进我妈的阴户里挺动起来。手握住
我妈的乳房,捏摸着,下身却丝毫不停地操弄。没一会儿头也钻进了我妈的腋下,
把她的一边乳房放进口中,咬了起来。极度的快乐令我妈的心扉愉快极了,她开
始轻声的呻吟。有如天籁一般地“嗯啊”之声和两人肉体之间碰撞声让我感觉蚀
骨消魂,十分受用。正当我胡乱臆想的时候小夏也开始了他最后的冲刺,手掌按
在我妈丰满的两瓣臀肉上并用力迎向他自己,每一下都不留任何缝隙地一插到底,
与她的身体嵌合得天衣无缝。在他疯狂的挺动下我妈忽然一阵颤栗,口中发出一
声悠长的呻吟,显然已经来了高潮。而小夏也在同一时刻来到了快感的顶峰,阴
茎深深地插进里面爆发出灼热的精液。激情终于结束了,小夏虚趴在我妈的身上
喘气,萎缩后的阴茎从阴道中慢慢滑了出来。而她依然高高翘起自己的臀部,粘
稠的乳白色精液缓缓从她的阴道里流了下来,一滴滴地流淌在卫生间的地上。他
喘匀了气继续亲吻着我妈的耳垂,品味着她秀发的芳香,我妈也沉浸在无比的欢
乐中,全身几乎瘫软的趴在水箱之上。

  几分钟后,小夏站直了身子,打开了花洒。一边这样做的时候还对虽也直起
身体却仍然还在喘气的我妈说:“快洗吧,宝贝。”她听了有些幽怨地抱怨他道
:“那你刚才还那么急!”边说人也到了花洒下面和他一起淋起水。“嘿嘿。”

  他笑了笑,从身后将我妈抱住,然后轻轻咬住她的耳垂。舌头在她的耳廓上
轻轻滑动,花洒喷出的水落在他们的身上溅起一片水花。让花洒中的水尽情的喷
在两人脸上、身上。冲了一会儿他俩分开了身子,相互地搓洗对方的身体,很快
就洗完澡。乘他俩擦身子的时候我飞快地溜回了自己的房间。躺回床后就听到了
两人出卫生间进卧室的声音。他们进去之后家中又恢复了夜晚的那种一贯地安静。
我独自躺在床上,一点睡意都没有,脑海里想像着卧室里的两个人可能要继续干
那种令人热血沸腾事情的场面。想到这里,我了下床,轻轻的把房门打开一条缝
隙听着里面的动静。过了大概有二十几分钟那边就传来了我妈那压抑而又急促的
呻吟。似乎两人干得很激烈,因为“砰砰”地肉体撞击声和睡床“咯吱咯吱”地
摇晃声都非常清晰地从那边传过来。我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过去看了。关上了门
再次躺回了床望着窗外,今晚天气很好,月儿像一把银梳子斜挂在天上,尽管夜
已深了仍能看出天空瓦蓝瓦蓝的,只有几团银白色的云彩在月儿和星儿之间飘。
就在此时,客厅外的防盗门突然“吱噶”一声被打开了。没几分钟的功夫,本来
平静地夜晚就被提早回家的爸爸给打破了。我妈惊惶地哭求、爸爸愤怒地呼吼以
及小夏那慌乱地说话声都传入了我的耳中。而我也不知所措,躺在床上,大脑一
片空白.

              

              (第十四章)

  二个月以后,我妈和爸爸去了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自从那天被爸爸撞见
两人的奸情后,感觉受到侮辱的爸爸坚决要和我妈离婚。无论她怎么百般哀求和
亲戚们的调解劝说下也没有让爸爸回心转意。他更觉得在县城里没脸再待下去,

  于是就向单位领导申请了去单位设立在邻省的办事处工作并且以最快地速度办理

  完工作交接后就去了那里。这结果让我妈的情绪变得非常低落,人也显得很
憔悴。

  做什么事都丢三拉四心不在焉。或者是神经过敏,总觉得芒刺在背,随时都
有无数眼睛在盯着她,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要用谣言的软刀子杀了她。在这样的
情况下饭店也被无心经营的她很快的转让出去了。转让拿到的钱她拿出一部分还
给了当时借给她开饭店的亲戚朋友。另一部分她本来想还给小夏的,因为那钱本
就是他投资进来的。不过小夏没有要,他让我妈自己拿着。这段日子里他还是做
了一个负责任男人所应该做的事情。他一有空就都陪在我妈的身边安慰她,以帮
助她度过这段难熬的日子。

  两人离婚协议是我归爸爸带,我妈则离开这个家,每月付六百元的抚养费给
我。十一月底她离家那天我在学校,我们母子俩在学校见了一面。是小夏陪她来
的,也许是小夏对她的关心让她心情好受了些,看上去不再那么沮丧。我们聊了
一会儿,她嘱咐我要努力学习,保重身体,并要我有空去看她。说完这些她又拿
出三千块钱给我后就泪眼婆娑地和小夏离开了学校。望着她那依然婀娜的身姿,
我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滋味。她把自己的行李搬到了小夏所住的地方,算是和他同
居了。就这样,我本来平静美满的家就此解散了。

  时间翻过了这一年,现在是元旦的第二天的下午一点。此刻我站在县城最繁
华的百货商场门前,一边看着道路两旁耸立的枫树上那早已变成深红色的枫叶,
一边等着我妈。距离她离开家已有一个月了。这期间她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告诉
我她去了趟上海。在电话中她的语气很温柔,我想可能是她的心情已经渐渐平复
了,接受了这样的现实。她还在电话里和我约定元旦放假时带我出去买东西,我
也答应了。爸爸昨天在家休息了一天后又回乡下加班去了。所以现在独自在家的
我正等着她的到来。

  一点二十分左右,我妈就到了。她刚从出租车上下来就让我眼前一亮:秀脸
精致的淡妆凸现着她的娇媚风韵,重新烫好的,那似有若无的大波浪长卷发自然
优雅地斜分开来,一条我以前从来没见过的黑白豹纹围巾在雪白的脖子上绕了一
圈垂在胸前,更增加了些许野性的味道。黑色丝绒连衣裙紧紧包裹着饱满坚挺的
乳房和浑圆挺翘的臀部,还有一件崭新黑色紧身皮衣中和了柔媚的同时却更增成
熟女性的独有魅力。修长圆润的双腿上穿着黑色长筒丝袜,再配上一双黑色小短
靴,这身装扮与她白皙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使她看起来相当性感撩人。她走
到我面前,冲我甜甜一笑后说道:“进去吧,小军。”“嗯。”我答应了一声,
刚要迈步。这时她伸出带着黑色高级女士皮质的手握住了我的手,她边用嘴在我
的手上呵着气边心疼地说道:“这么冷的天怎么不带手套啊?你看,皮肤都有些
开裂了。”“呵呵。”我不知怎么回答,只好用憨笑来替代。“嗨,那进去吧!”

  她叹着气,拉着我的手一起进了商场。

  在商场里,或许是为了弥补我们母子之间的感情。我妈出手大方,毫不犹豫

  地给我购置着东西:有卡帕的羽绒衣、JAC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