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我与女友(红尘往事1-3章)

我与女友(红尘往事1-3章)

 时间:2017-05-03 17:52:14 来源:艳文阁 

我与女友(红尘往事1-3章)

?? 一、女友小佳
  虽然秋日已经过了大半,G市的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炎热,从北往南,衣服一件件向下脱,到了目的地时,身上只剩下了一件T恤跟短裤。从火车站拥挤的人群之中挤出,擦了擦头上的汗渍,看着昏暗的天空,深吸一口满是汗臭与汽车尾气的空气,嘴角露出了一丝开心的笑容。
  我叫柳向东,G大学在读研究生,三个月前,与导师一起接了首都一个软件设计的任务,根据T公司要求,软件研发成功之前务必保密,没办法,只好与同事们在一栋封闭大楼上吃喝拉撒了三个月。
  半月前,软件终于开发成功,由于我提出的一些观点在软件开发过程中起了重大的作用,T公司执行总裁发话,半年之后我可以直接入职他们公司产品开发部,那是我一直以来梦想的公司,得偿所愿,心中的兴奋可想而知。。
  今天是开软件发布会的日子,按理说研究人员都该在场的,但我跟导师请假早早的便回来了,在我心里,能跟我分享这个时刻的人只有一个,我那温婉动人,美丽可心的女友。
  好不容易打上了一辆出租车,拿出手机,屏幕亮起,小佳可爱的倩影出现在了屏幕之上,及胸的长发剪了个齐齐的刘海,刘海之下是一双清澈如琥珀的大眼睛,小小的鸭蛋脸如蛋清一般嫩滑,正噘着嘴巴,皱着琼鼻,一脸不乐意的样子,这是一次在惹她生气时抓拍的,曾因为我非要把它片做屏保,气得一天没吃饭,最后一番哀求才把这张照片留了下来,不过既然回来,就要换上别的了,真心有些不舍得。
  女友叫韩佳,与她的认识是在一次文学社团的活动中,当时一见到这个如画中走出的倩影便把我迷住了,一米六八的身材,娇小可人,身上带着一种淡淡的书卷气息,尤其是她那清澈的眼眸更是让人心动不已,()本以为她是江南水乡的女子,当我在众多追求者中脱颖而出之时,这才知道,她竟然是北方人,真是让人震惊于天地造化,北方竟然也能孕育出这种如水般轻柔的女子……。
  “兄弟,唉!兄弟,去哪儿呀!”正陷在记忆中,傻笑连连的我突然被一个大嗓门惊醒,看了五大三粗的司机一眼,这才发觉自己的窘态,慌忙说道:“额!不好意思,走神了,去G大北门。”
  “你女朋友?”司机边开车边说。
  “嗯!”
  “出去挺长时间了吧!”
  “额!你怎么知道,出去三个月了。”
  司机粗犷的黑脸盘露出笑意,“不用不好意思,看你那样子就知道了,呵呵,兄弟你真是福气,这么漂亮的美女,让我才不舍得出门呢。”
  两人边开边聊,半小时后就到了G大北门,下车后给小佳打了两个电话,没有人接,想想现在还不到四点,估计是在上课。
  “既然小佳在上课那我就先回去,等她回来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也好。”想到她惊喜错愕的扑倒我的怀里,抱着她那柔若无骨的身躯,身体忽然一阵燥热……。
  小佳的公寓里学校不远,十几分钟就到了,由于她喜欢安静,与一个叫范冰冰的同学在外面租了一个两室的小公寓,平时她的室友不在时,那里就是我们两人幽会的场所,让我比较无奈的是,她从来不去我那边,我想大概是害羞吧,她那么薄的面皮,连在她那里都要瞒着她的同学,更别说去三个男人的宿舍了。
  一口气跑上五楼,刚要开门,竟发现钥匙没带,仔细想了一下,好像把东西都放到同事那里了,苦笑一声,正要离开,突然听到里面一阵隐隐约约的说话声。
  “难道是冰冰?怎么没去上课?”试着敲了敲门,片刻,一个柔柔的女声传出。“谁啊?”
  小佳竟然在家,这么柔嫩声音,我自然听得出,心中一阵兴奋,“是我,哈哈,我回来了!”
  “啊!向东,你不是后天才回来吗?”小佳的声音微微有些慌乱,还没等我再说话,门便开了,一个俏生生的丽人站在那里,不是小佳还是谁,淡蓝色的牛仔裤紧紧绷着修长的双腿,盈盈一握的纤腰被勾勒而出,白色的T恤之上两团饱满的凸起,配上那清纯嫩白的脸庞,真是我见犹怜。
  猛地向前将她抱住,嗅着发间淡淡的清香,动情的说道:“宝贝,想我了吗?”
  小佳推了推我的胸膛,脸上晕红更加明显,娇嗔道:“你个坏蛋,有人在这里。”
  我的身体一僵,抬头看去,一个有些肥胖的年轻人坐在那里,就如一个大冬瓜一般,穿着衬衣西裤,略显成熟,不过也就是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满是肥肉的脸上两个绿豆眼直勾勾的盯着女友俏挺的臀部,我甚至能听到他咽唾沫的声音。
  “啊!”我慌忙将小佳放开,小佳满脸羞红,嗔怪的看了我一眼,介绍道:“这是赵普,他父亲跟我爸爸是同事,最近这段时间在这里出差,这次从家里给我带了一些东西,东西太多我就让他帮我搬过来了。”
  看着小佳介绍时略显担忧的样子,我也知道她是在解释给我听,偷偷捏了一把她的屁股,笑着走向前,自我介绍道:“我叫柳向东,小佳的男朋友,很高兴认识你。”
  一番介绍闲聊,我们也就熟悉起来,这胖子别看长的有些猥琐,不过谈吐却是不凡,侃天侃地侃世界,似是没有他不知道的,明明跟自己一般大,却显得成熟许多。
  原来两人的父亲都是在一个单位工作,赵普的父亲是领导,所以两人从小便认识了,赵普还开玩笑的说两人也算青梅竹马,要不是自己大小佳太多,那说什么都不能让小佳跑出手心的,本来我心中还有些芥蒂,听他这么一说,倒是放下心来。
  聊了大约一个小时,赵普看了看手机,说道:“时间不早了,下午单位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就不打扰你们了。”说完便站了起来。
  我心里自然是一万个乐意,假意挽留了一下,约好有时间大家再玩,便将他送出门,门刚刚关上,小佳就扑倒我怀里。,
  “大坏蛋,想你了,要回来也不知道提前说下,哦,臭色狼,在外面有没有很乖啊!往哪里摸那,呜",先去洗澡,你身上好臭。”
  吸着怀中女友的甘甜的樱唇,双手自然肆无忌惮的上下抚摸,右手穿过弹性十足的裤口伸了进去,摸着那浑圆俏挺的臀部,肉鸟勃然而起,“宝贝,我也想你了,当然乖了,你知道,这几个月都混在男人堆了,憋死我了,等下再洗好吧,先让我过下瘾。”
  小佳如此动情,我怎么会放过这大好的机会,跟她认识半年多,虽然对她的身体已经了如指掌,但是每次到了关键时刻,她就是不让插进去,最多用手跟口给我吸出来,这次分开三个月,回来肯定要把她就地正法,如果错过这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享受到她那美丽动人的躯体。
  
  “小佳,你好美,美的让我发狂,我爱你,真的爱你,我会保护你,保护你一生一世……”在我火热略带侵犯的狂吻,动情的甜言蜜语之下,小佳紧绷的身体慢慢的松了下来,我趁机将她正面压在墙上,脱下了她那紧绷的贴身牛仔裤。[ 此帖被匿名在2015-01-27 09:19重新编辑 ]

我与女友(红尘往事1-3章)


  女友啊的一声,不知是因为瓷砖有些凉,还是因为全身裸露在了我的眼中,脱下女友紧身裤的那刻,我的脑中一片轰鸣,不是没看过女友的裸体,但是真的没见过她穿丁字裤的样子。
  略显晕红的平滑背肌,就如上天的鬼斧神工雕琢而成,没有一丝多余,比婴儿的肌肤还要细腻,像绸缎一般直展而下,细腰之下是紧绷俏致的美臀,此时那三道环绕着女友细腰,紧紧陷入臀沟的白色布条让我如此的嫉妒,能够无时无刻最贴身的享受女友最隐秘最柔软的地带,该是何等的享受。
  
  虽然惊讶与女友会穿丁字裤,但是一切都在喷火的欲望之下甩到一边,迅速的脱掉自己的短裤,一丝不挂的贴到了女友颤抖的娇躯之上,左手环住她的细腰,手指穿过布条,摸上了她柔软的蜜穴,()右手握上了她挺起的洁白巨乳,双重袭击之下,女友闷哼一声,软软的倒在了我的怀里。
  蜜穴是女友最敏感的地带,只要抚摸上,那她便浑身瘫软,这个我是知道的,为了大计打算,当然是直捣虎穴,让她没有反抗之力。
  “你个小骚货,是不是知道我回来就要勾引我,竟然穿丁字裤,不过,我喜欢。”女友的蜜穴已经洪水泛滥,在我说出小骚货三个字时,浑身一颤,大量的淫水流了出来,女友在我的要求下跟我做过角色扮演游戏,我也是在那时知道,他对那些荤话很是敏感。
  
  女友喘息着哼道:“你才是小骚货,刚回来就要欺负人家,哦,轻一点,人家穿丁字裤是为了凉爽,好舒服,哦……。”
  “还不是小骚货,淫水都要成河了。”我边说便将满是女友淫液的左手伸到了女友面前。
  “你个大坏蛋,就知道欺负人家,哦……,啊……。”
  女友还没说完,我便将十八厘米长的鸡巴塞到了她的双腿之间,在淫水的润滑下慢慢摩擦起来,女友似是也找到了一些感觉,软软的小手向下一探,将露出的龟头抓在手里,……。
  今天女友的大胆让我有些喜出望外,玩了一会,便感觉好像有些喷发的迹象,慌忙将鸡巴从她股间抽出,细细的舔着她的背脊,逐渐向下,在女友半推半就之间,将满是淫液的丁字裤扯了下来。
  女友虽然身材娇小,但是比例十分协调,或许是因为练过舞蹈,双腿略显细长,配上那不堪一握的小蛮腰,美臀更显俏挺,站着就能看到她那嫩白的阴唇,我也曾想象过,从后面站着干她该是怎么一种场景,只是一直无缘罢了。
  
  娇呼声中,托着女友的翘臀将她一把抱起,面对自己,放到了旁边的洗涮台上,浑身赤裸的女友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不断颤动,及胸的黑发散在两团挺立的雪白之间,形成一阵强烈的对比,清纯稚嫩的脸上满是晕红,我从她的额头开始渐渐吻下,俏鼻,朱唇,纤瘦的肩膀,圆挺的酥胸,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
  
  分开女友纤细浑圆的双腿,隐秘之处展露在我的眼前,就如她的身体一般洁白,都已经二十岁了,竟是没有一根阴毛,嫩白肥厚的阴唇紧紧闭合,只露出一抹粉红色的缝隙,虽然已经看过多次,但是再次看到,还是激动莫名,自己虽然没有真正的性经历,但是毛片还是看过的,各种各样的蜜穴见过不少,像自己女友这样的美穴绝对能让任何一个男人发狂,从下向上看去,真的是美不胜收。
  我探下头,用舌尖舔了一下那道粉红,并没有尿液的腥臊之气,反而带着一股淡淡的体香,坏坏的看了女友一眼,舌头用力探了进去。
  女友的身体猛的一颤,大大眼睛之中满是羞意,“向东,不要,那里脏,哦……,不要嘛,哦,你个坏蛋,色狼,好舒服……。”
  慢慢的,女友有些挣扎的身体不再乱动,而且还配合着自己的舔弄不断摇动,“哦……,你从哪里学的这些羞人的东西,人家,啊……,人家要受不了了,啊……。”女友身体突然一紧,大量的淫水喷涌而出……。
  看着她瘫软在洗手台上的样子,我不再犹豫,站起身子,俯身而上,环住的女友的细腰,将肥大的鸡巴凑到了她的蜜穴之上,龟头伴着蜜水一阵研磨,女友大大的美眸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丝惶恐,洁白如贝的牙齿紧紧的咬住嘴唇,似是意识到了什么,但是并没有向往常那样反抗,看了我一眼,眼帘慢慢合上。,)“啊,好舒服,佳儿好舒服,哦……,向东哥,我受不了了。”
  看着女友满脸动情的样子,听着她轻声的呢喃呼喊,我的呼吸越来越重,双手用力抓住她的雪臀慢慢提起,在我鸡巴的支撑下向着卧室走去。
  淡青色的床单之上,女友光滑如玉的娇躯之上满是汗水,雪白的肌肤覆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紧紧搂住我的脖子,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在我的不停操弄之下似是找到了感觉,纤细的小蛮腰下,一对美臀上下颤动。,
  “佳儿,你下面好紧,哦!怎么还会动呢,轻一点,让我缓一缓。”
  听到我急促的声音,女友满是羞意的瞟了我一眼,贝齿紧咬下唇,纤腰微微发力,趁我正在恍惚不定,将我翻了过来,压在身下。真没想到她还有如此大胆的一面,眼睛微闭,长长的睫毛不断颤抖,略显稚气的脸庞满是晕红,乌黑的秀发如瀑布一般散落在我的胸膛,……。
  女友一只手扶住我的胸膛,略显修长的美腿分开,跪在我的胯间,另一只手慢慢向下探去,此时女友的整个身体映入我的眼帘,微微低头便能看到自己怒立的鸡巴,在女友如葱白的纤细五指下左冲右突,龟头来来回回在她洁白如贝,无一丝毛发的蜜穴之上反复摩擦。
  这种场面我如何能受的了,我的呼吸再次加重,女友的蜜穴也再次流出了大量淫液,轻轻的看了我一眼,樱桃般的小嘴微微张开,一个压抑的‘喔’声过后,女友娇嫩如孩童般的身体慢慢坐下,(,)我那长长的鸡巴慢慢陷入了女友肥美的阴唇之中。
  看着动情的女友身体轻摆,柳腰慢摇,清纯的面容微蹙,偶尔露出不堪伐挞的表情,我的长长的鸡巴在就在她身体最隐秘的地带不断的进出,大量的淫液顺着我的阴囊流到了股间,润湿了床单。
  “哦!好深,向东哥,舒服吗?”
  “嗯,舒服,太爽了,宝贝,你里面好紧。”
  “啊,我好舒服,好舒服啊,啊……”女友双手撑在我的胸前,丰满俏挺的屁股越摇越快,我甚至担心她那不堪一握的柳腰会不会折断,淫水夹在小腹之间,每一次撞击都会发出啪啪的响声……。
  我知道自己的清纯小女友骨子里是有些闷骚的,尤其在床上时甚至会有些放浪,但是今天确实有些超出我的想象,看着她那极尽舒展的S形身体在我身上不断驰骋,清丽的面容之上满是妩媚之色,我觉得再也受不了了。,
  “宝贝慢点,我要出来了,哦!我要射了……”
  女友将我的鸡巴从蜜穴中抽出,嫩白的小手不停撸动,随着我的喉咙发出一阵竭斯底里的吼叫,大股的精液喷洒到了女友的头发上,脸上……。/size]

我与女友(红尘往事1-3章)


  从那天彻底的占有小佳已经过了三天,我静静的躺在自己有些脏乱的宿舍之中,心中真的是五味杂陈,我虽然曾是处男,但是我也知道处女膜这个东西,当时只顾跟小佳操弄,却是没想到这个,很明显,小佳不是处女,回想起她那动情时放浪的样子,心中更是一阵难过。,
  小佳在我心中无疑是完美的,天使般的面孔,比魔鬼还要更胜三分的身材,一想到她那如仙子般洁白的身躯竟然曾经被人亵玩过,我的心里不由出现一股怒意,脑海中不自觉的出现她跟某个男人极尽缠绵的场景,(,)想起某个人的鸡巴插到她那光洁如镜的蜜穴之中,我的鸡巴竟然慢慢的挺了起来。
  “该死,我怎么能有这么龌龊的想法!”猛然坐起身体,甩甩头,将脑海中的场景驱离,突然想到了自己离开时小佳那梨花带雨哀求自己的样子,心中一阵刺痛,自己难道因为这个就要放弃小佳吗?自己能放弃她吗?
  一想到小佳要离自己而去,心中的刺痛更是无以复加,“算了,别说是女大学生,即便是高中生,只要有点姿色,哪里还会有处女,要怪就要怪自己想的太完美了,小佳毕竟不是真的仙子,糟糕!自己手机三天关机,她会不会以为自己跟她的前男友一样,知道她不是处女后就跟她分手……。”,
  慌忙打开手机一看,竟然有三十多个来电显示,都是小佳的手机号码,最后是一条短信,“向东,本来以为你是特别的,想不到你跟他们都是一样……,我们分手吧!”
  看到这条短信,我的心突然慌乱起来,感觉心脏被生生的挖走了一块,自己那如柔水般的女友要离自己而去了吗?我该怎么?如果失去她我该怎么办?不,我不能失去小佳,如果失去了她,我的生活还有什么色彩?
  “真是混蛋。”我用力的甩了自己一个大嘴巴,这几天她肯定被我伤透了,慌忙拿起手机,拨通了她的号码,响了一会却没有人接,连续拨打了几个,都是一样。
  然后我又拨通了范冰冰的电话,还好,电话被接起,响起了小冰那嗲声嗲气的声音,“喂,向东哥哥,找人家干吗?”
  “额!我跟小佳闹矛盾了,她没有事吧?我打她电话她也不接。”我急忙说道。
  “哦!佳佳姐啊,那个……,应该是没事啦,哎呀,我还有事,向东哥再见。”电话传来一阵嘟嘟声,听到小冰说话有些吞吞吐吐,我心中不由一阵疑惑。
  “自己这么伤了她,她怎么会接自己电话。”想到这里,拿起同事送来的钥匙急急忙忙向着女友公寓奔去。
  很快便到了公寓门口,拿出钥匙,一阵卡拉声响起,木门打了开来,不过却从里面被门链挂住,只打开了一道巴掌宽的缝隙,里面响起了一阵哗啦声,好像是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小佳,你在家吗?开门!是我,我错了,你原谅我这次好吗?”
  我还没说完,女友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穿着一条淡蓝色热裤,露出了她那细长浑圆的美腿,上身只束着一个白色的吊带抹胸,浑圆的乳房之上露出一抹粉色凸起,她的头发有些散乱,齐齐的刘海之上沾着些许污渍,( )大大的眼睛有些红肿,好像是刚刚哭过,嫩白如蛋清的鸭蛋脸满是潮红,看到我后,脸色瞬间冷了下来,樱桃小嘴微启。
  “你来做什么,我们……,我们不是分手了吗!”
  我的心神一阵恍惚,忍住心中的苦涩,慢慢说道:“小佳,是我不对,给我个机会好吗,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只是一时接受不了而已。”
  小佳的俏脸之上,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贝齿紧紧咬住下唇,“我的心里有些乱,你给我段时间恢复一下好吗?”
  “嗯,不管发生了什么,记着,我爱你。”我双拳紧紧攥起,忍着心中狂躁的情绪,慢慢说完,失魂落魄,踉踉跄跄的向楼下走去,我必须走,如果再不走,我怕会忍不住冲了进去!
  坐在酒吧之中,我连喝两杯‘云中仙’,顾名思义,只要你喝完便会如云中神仙一般,腾云驾雾,哪里都可取得,当然,那是你醉了!
  脑海中忽然想起一小时前小佳那清丽而憔悴的身影,心中不由一阵苦闷,一切都没有问题,掩饰的很好,不过女友红若樱桃的小嘴之上,一根弯曲的阴毛将她完全出卖了!从嘴角弯曲而上,在她那比婴儿肌肤还要嫩白的脸上是如此显眼。
  女友是没有阴毛的,就算是腋下也没有一根毛发,再想想她那略显慌乱的脸,潮红的肌肤,刘海之上那散发着淡淡异味的污渍,……,很明显,她刚刚在给别人口交,而且在自己开门之时刚刚喷发在女友脸上,那人就坐在客厅一侧的沙发上……。
  那人是谁?我仔细的想了一遍,最终觉得那赵普最是可疑,毕竟他跟小佳认识的时间最长,而且他对小佳明显是有想法的。
  我该怪她吗?毕竟是自己先伤害了她,而且她在昨天提出分手,也就是说,她现在并不是我的女朋友,她有她的自由,别说给别人口交,就算跟别人做爱,我又有什么理由管她!再说,谁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她才自暴自弃。
  还爱着她吗?我扪心自问,是的,我是爱她的,那怕在刚刚那种情况,潜意识下也做出了自己最正确的判断,如果自己当时冲进去,那跟小佳之间就算真的完了,一切都无法挽回,对她的爱意,让我的意志胜过了本能。
  我的酒量一直很好,但借酒浇愁,第三杯下肚,心神也开始恍惚起来,想到自己娇小可爱的女友,穿着热裤抹胸,跪在地上给赵普那胖子口交,上上下下,用她那灵活嫩红的香舌舔舐他那丑陋的鸡巴,然后他将龟头插入他的樱桃小嘴之中,白色的精液喷洒在她精美又清纯的俏脸之上……。
  想着想着,我的心里一阵火热,那种女友给别人口交甚至操弄的场景,使我莫名的兴奋起来,兴奋催动血液猛然加速,冲向脑海,短裤下的鸡巴高高翘起……。
  长长的喘了几口气,甩甩脑袋,“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想到小佳被别人操弄竟然会兴奋?这种情结怎么会出现在一个有处女情结的人的身上?我还是我吗?”
  从酒吧出来已经八点多钟,到了女友经常去的自习室,一番搜索,看到了正在被男生调戏的范冰冰,但是女友没来这里,心中一阵失落,摇摇头向着自己公寓走去。
  十分钟之后,我有些茫然的抬起头,竟然鬼使神差的到了女友的公寓楼下,苦笑一声,刚要走开,女友公寓里的灯光竟然亮了起来,阳台之上出现了女友那靓丽的身影。
  我的心里一阵兴奋,这时才知道她在我心中的地位,不管过去如何,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我一定会好好待她。
  “小佳,我……。”还没等我大声喊出,我的心突然沉到了谷底,长大了嘴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事情,()女友娇小的身影之后,一个高大的身影俯了上去,将她娇弱的上身完全覆盖,一只大手从后面探出,握住了女友那丰满的乳房。
  “不,这不是真的!”虽然心里已经有所准备,但是看着小佳转头与那个黑影热烈的狂吻,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用了的揉了揉眼睛,再次抬头之时,阳台之上已经不见了两人的身影。
  我不知道刚刚发生的是不是幻觉,带着些许醉意,我跑上了五楼,女友的公寓是在夹角之处,转过走廊有个平台,透过小窗,可以看到厨房与客厅内的场景,我以前跟女友戏耍之时就曾发现过有人在那里偷看,不过现在偷看的人却变成了我。
  我的心脏砰砰直跳,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惶恐,深吸一口气,探头看去,女友那娇弱可人的面容出现在了我的眼中,穿着宽大的白色家居T恤,刘海之下蛾眉微蹙,正在切着一个土豆,透过厨房,看向客厅,并没有看到别的身影。
  “原来是自己眼花了。”长长舒口气的同时,心中竟然出现了淡淡的失落,“或许今天下午的事情也是自己眼花了吧!()要不然那根阴毛就是不小心弄上去的,可能是我的也说不定。”
我心里慢慢的安慰着自己,看了大约五分钟,确实没有发现有人在女友公寓,我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正想着是不是过去征求女友的原谅,突然发现女友的身子猛然一颤,正在切菜的双手停在了半空之中,眼帘半睁半闭,小嘴张开,露出雪白的贝齿,一脸不堪忍受的样子,()我的心中猛然一疼,女友那如葱般嫩白的手指之上出现了一抹殷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