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乡村]春光(全)-10

[乡村]春光(全)-10

 时间:2017-05-12 12:48:52 来源:艳文阁 

[乡村]春光(全)-10

第四十九长 与岳母的禁忌缠绵
   李浩也没料到娇柔的慕青,竟然也有着如此的爆发力。真是个忠贞刚烈的女人。李浩想着同时,由于身子失去了重心,狼狈的在地上滚了两下……“啊……”李浩感觉额头不小心碰触到一个尖尖的物体……

“小浩……你没事吧……?”
刚准备劈头盖脸、狠狠教训李浩一顿的慕青,见李浩躺在地上,额头、嘴唇都在滴血,俊秀的脸庞,血迹斑斑、狰狞可怖……原本心中的羞愤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丝后悔……小浩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可如何向丽丽交代啊。

虽然他样子看起来伤得很重、满脸的血,但是对于久混黑道,常年生活在刀光剑影中的李浩来说,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伤。见慕青如此关心他,李浩心里不由得有点受宠若惊。同时也想出了一出‘苦肉计’。

李浩装作很虚弱的样子,无力的呻吟道:“伯母……我头好晕……”

“都是伯母不好……伯母不应该用力推你的……!”慕青有点委屈的说。换做别的男人如此对她,就算是那男人立马死在她面前,她也不会皱一皱眉头。可是李浩不是别的男人啊,李浩可是她的女婿……而且她对他,心里深处,也有着一丝莫名其妙的情愫。

“我不怪……伯母……都是小浩不好……小浩罪有应得……!”李浩躺在地毯上,装作痛苦的揉着脑袋,痛楚的呻吟道。

“别说了……伯母帮你看看伤到哪了。”慕青慌忙从床上走下来,赤着玉足半蹲在李浩身边,见到李浩那副痛苦的可怜样子,心里不由得也有点心疼。此时的他,见到李浩那猩红狰狞的脸,也不由的有点心疼,暗暗自责。放下矜持、顾虑,慕青红着脸,玉手揽着李浩的脑袋,仔细的看着他的伤口。

此时李浩的脑袋上,有点血淋淋的样子。慕青紧张的拿着手巾,温柔的替李浩擦拭着。将上面的血迹擦干净,慕青才看清楚李浩额头上的伤口,伤口虽然不大也不深、但是慕青却不敢掉以轻心。大脑可是人体最重要的部位,其上面的穴位,纵横交错、鳞次栉比。慕青知道,若是一不小心碰到什么穴位,问题可就严重了。

她见李浩如此痛苦的蜷缩着身体,身子还不时轻颤一下,不由得有点惊慌失措。小浩不会是撞到什么重要穴位了吧?“小浩……伯母送你去医院吧,你坚持一下。都是伯母不好,哎……!”

“伯母……哦……小浩没事……只是头好痛……小浩不需要去医院。”李浩微闭着眼睛痛苦的说。头枕在慕青的怀里,感觉非常不错,让李浩兴奋不已的是,这还是慕青主动温柔的揽着他的头,将他搂在怀里。

李浩暗暗感叹,这伤太他妈值得了。“呃……!”李浩脑袋稍稍一歪,就看见慕青那近在咫尺的的雪峰……她胸前的制服衬衣,先前早就被他弄得凌乱不堪,自然慕青那蕾丝奶罩下的雪白的奶子顿时再次暴露在李浩眼前……隔得如此近距离,闻着那阵阵香甜的气味,李浩真想马上将慕青再次按倒在地,然后肆意品尝那的雪峰。

哎……为了未来的幸福,李浩还是强忍着,装作那副痛苦的可怜样,断断续续无力的道:“小浩只想好好靠在伯母的怀里,休息一阵就没事了。伯母……可以让小浩靠到你的怀里么?”

慕青不由得脸一红,换作刚才,她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可是此一时彼一时,此刻的她,被李浩那狰狞的伤口,弄得有点心神晃晃,情不自禁的,她暂时将矜持、羞涩、顾忌抛之脑后。有点羞涩的,慕青温柔一如一位慈祥的母亲般,将李浩的脑袋,紧紧的靠在她的胸口处……“小浩……你真没事么?”

“嗯……伯母,你不怪小浩刚才对你的放肆吧。小浩不是有意的,小浩都是情不自禁。”李浩真诚的说。

“哎……你都伤成这样,伯母还怪你什么。”慕青声音有点压抑。原来李浩这坏小子,脑袋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轻轻的转动摩擦着她的……这小浩,头都破了,还要占自己的便宜。

“伯母……你真的不怪小浩么,刚才小浩可是对你那样无礼放肆……!”李浩装作可怜兮兮的说。

“哎……你让伯母怎么说呢。伯母也不知道究竟还怪不怪你。乖……不要说了,好好休息一会,头就不痛了。”慕青轻叹着气说。

“伯母,刚才都是我的错……我这都是自作孽。不过伯母……小浩真的是喜欢上你了,小浩从第一次见到伯母,就被伯母高贵典雅的气质、成熟娇美的容貌所深深吸引,小浩真的很想让伯母你做小浩的女人。”
李浩缓缓深情的说。此时的慕青,听到李浩如此深情款款的话语,并没有丝毫责怪他的意思。冷静下来的她,又恢复到那个精明的女强人身份了。
“小浩,咱们之间是根本不可能的啊。你是丽丽的男朋友,是我的女婿。而且我也有丈夫……况且咱们的事,也为道德所不齿,是禁忌啊。”
慕青冷静的逐条分析道。听着李浩深情的表白,她也有点心动。她已是四十的成熟女人了,能得到像李浩这般年轻帅气男人的爱慕,自然心中欣喜自豪不已。如果她还是单身,或者她不是丽丽的男朋友!
慕青有点羞涩的想,除去这些顾忌,自己应该会答应李浩,做她的女人吧。毕竟李浩会哄自己开心、而且他也是一个对女人有着十足吸引力的魅力男人。

“伯父如此冷落你,在外面找不三不四的女人,做着对不起你的事,伯母您干脆跟他离婚好了。”李浩酸酸的说。

“婚姻岂是儿戏,哪能说离就离。”慕青叹着气幽怨的说。如果可以选择,此时此刻的她,断然不会再嫁给金浩海。

李浩也是情场高手,自然能听出慕青话语中,对丈夫还是抱着一线希望的。或许,真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吧。李浩知道,慕青心中有着太多的顾忌,想要她做他的女人,路途仍旧很遥远。

“伯母,你喜欢小浩么?”李浩问。

“小浩,你怎么这样问啊?咱们之间,是根本不可能的。小浩,你冷静点,不要再想这些事了好么?”慕青幽幽的说。说罢,从旁边找过一条洁白的毛巾,温柔的替李浩包扎在伤口处。“小浩……你头还在淌血,别乱……动!”

“哦……我不会乱动的。……伯母……我现在一闭上眼睛,就是伯母你的身影,伯母……小浩是真的爱上你了,爱您爱的都快发疯了。您可怜小浩也好,疼爱小浩也好,就答应做小浩的女人吧。不然,小浩一辈子都会不开心的。”李浩无耻的撒着娇说。

“你……你这样让伯母如何是好啊,如何做人啊。伯母无论如何和,也不可能做你……你的女人啊。”慕青轻叹了一口气。望着虽然头破血流,满脸痛楚,却眼巴巴深情的望着她,希望自己答应他的李浩,心中一时思绪万千、忧愁烦恼不已。

“我不管……反正你不答应做小浩的女人,小浩这辈子就赖伯母你的怀里了,反正伯母的怀里又软又香,就是让小浩立马死在伯母的怀里,小浩也愿意。”李浩很无赖的大胆说着情话。他知道,他与慕青现在,有一种微妙的暖昧关系,现在自己只要不碰触她心里的底线,慕青多半都会默许自己的。想念此,李浩的脑袋,轻轻的又在慕青的雪峰上摩擦了几下……

慕青禁不住‘嘤咛’娇吟一声。这小子绝对是故意的……想到自己被李浩弄得娇吟出声,慕青不由得羞涩不已。他不会觉得自己是个放浪荡的女人吧?

“你坏死了……头都破了,还要占伯母的便宜。”慕青狠狠白了李浩一眼。伸出一双玉手,揽着李浩的脑袋,不让他作怪。

“嘿嘿,伯母……您答应我了么?”李浩兴奋的笑着问。换作刚才,自己如此调戏她,恐怕脸上又要挨一巴掌了吧。

“谁答应你了。小浩……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咱们真的不可能的啊。我毕竟是你的岳母,怎么可能做你的女人呢?”慕青忧愁苦恼的说。

“怎么不可以?谁规定女婿不可以喜欢岳母,不可以让岳母做女人?伯母,我知道你也喜欢我,对不对?”李浩亦如小孩子般,反复问道。

“喜欢又怎样?伯母承认,是有点喜欢你这坏坏的小子,可是这又如何呢?不说你是我女婿的身份,单我有丈夫老公,是人妻,这就注定咱们今生有缘无缘份。”慕青轻叹着气说。那副深情,似乎有点惋惜。

“怎么不可以?谁规定女婿不可以喜欢岳母,不可以让岳母做女人?伯母,我知道你也喜欢我,对不对?”李浩亦如小孩子般,反复问道。

“喜欢又怎样?伯母承认,是有点喜欢你这坏坏的小子,可是这又如何呢?不说你是我女婿的身份,单我有丈夫老公,是人妻,这就注定咱们今生有缘无缘份。”慕青轻叹着气说。那副神情,似乎有点惋惜。

“伯母你也喜欢我么?”李浩听到岳母慕青亲口说有点喜欢他,不由得有点兴奋,一时情绪有点激动,情不自禁的抓着慕青的一只芊芊玉手。

“你放开我的手啊……!”慕青红着脸,玉手轻轻挣开李浩的大手。不过见李浩如此高兴兴奋,她隐隐的也有点欣慰自豪……

“伯母,您都让我如此亲密头无间的靠在您怀里了,让我摸摸小手还不可以么?”李浩装作委屈的说。同时脑袋又恶作剧般的轻轻在慕青那敏感的雪峰摩擦了一下。

“嗯……你这坏小子,伯母不是看你受伤了嘛……你再乱动,伯母就不让你靠了……!”慕青红着脸娇嗔道。让一个只见过一次的男人如此亲密的靠在自己怀里,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自己的女婿,慕青的芳心儿,不由得扑通扑通跳着。

“别……我保证不乱动……!”李浩赶忙保证道。

“小浩……你头还痛不痛?”慕青见李浩这副‘乖巧’的样子,不由得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哦……不痛了……!”李浩随口道。
第五十章 勾引岳母
“那咱们起来吧……伯母扶你上沙发上休息会……!”
慕青用商量的语气同李浩说。平静冷静下来的她,多少也知道李浩刚才根本没撞到什么重要穴位,只是额头处磕破了点皮而已。精明的她,也自然清楚了李浩这出‘苦肉计’的意图。想起刚才自己惊慌失措、心慌意乱的样子,她不禁暗想,这小子,真看不出,鬼心眼还挺多,为了让自己做他的女人,真是费尽心思。

“不要……伯母,让我在您怀里再靠一会好么?我保证不会乱动的,会很乖的。”李浩撒着娇说。

“你很乖么?”慕青颇玩味的说,见李浩微微有点发愣,不由得装作生气的冷哼道:“你明明就是额头磕破点皮,怎么骗伯母说头很晕、很痛……”

“我……。”李浩见自己的‘苦肉计’被慕青识破,一时有点语塞。不过随即,李浩就很直白露骨的说道:“因为我太爱你了,伯母……为了能让您做我的女人,小浩什么事都愿意做。”

“不要说了……好了,咱们赶紧先起来吧……这样像什么样子!”慕青红着脸嗔道。她并没有责怪李浩的意思。

“不……让我再靠会嘛,伯母。”李浩撒着娇说。慕青这成熟风韵的美人,脸红羞涩的娇样,简直风情万种、仪态万千、荡人心神啊。

“你再不起来……再赖在伯母怀里,伯母可真生气了。”慕青狠狠白了李浩一眼,装作要生气的样子说。

“我就不起来……好伯母,就让小浩多在你怀里靠一会吧。”李浩倔强的说。

“你……你这孩子真无赖,又坏又色!”慕青娇声说着,芊芊玉指狠狠在李浩的胳膊上掐了一下。

李浩疼的龇牙咧嘴,可是仍旧嘿嘿笑道:“伯母,打是亲骂是爱,您又打我又骂我,是不是爱上我了?”

“你……胡说……!”慕青脸一红,随即秀眉一皱,狠狠瞪了李浩一眼。

正这时,雅间外面,传来一阵皮鞋摩擦地面的声音,随即雅间的门就被敲响,随之传进来一个中年男性的声音:“青青,你在里面么?”

见李浩那酸酸的目光,慕青不由得轻笑道:“那是我老公。”说罢,有点自言自语的道:“他怎么这个时候来酒店?”

“我才是你老公。”李浩酸酸的小声道。

“小浩,你再胡言乱语,调戏伯母,那你和丽丽的事,伯母就不会答应的,而且伯母以后再也不理你了。”慕青脸红的板着脸说。

“那小浩不说了还不行么。”慕青果然不愧是女强人,很快就把自己的软肋掐住了……对此,李浩不禁苦笑连连。

“嗯……你快点起来。伯母好给你伯父开门。”慕青有点慌张的说,玉手轻轻推了李浩一下,示意他快点起身,免得被金浩海发现什么端倪。两人如此亲密靠在一起,闻着李浩那强烈的男性气息和那的接触,慕青这个久旷的怨妇,也不由得有点情动。若不是金浩海突然回来,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多和自己的女婿李浩多温存一会……

李浩见慕青心慌的样子,目光一转,似乎想起了什么美事,顿时嘿嘿笑着说:“伯母……您不答应做我的女人,我今天就赖在您怀里嘿嘿……”

“你……”慕青脸色一阵红一阵青,他想不到李浩如此的无赖,如此的趁人之危。此时门外的敲门声骤然大了起来。慕青一时陷入两难境界。

看着李浩一副得意胜利的样子,慕青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用委婉商量的语气说:“小浩……咱们的事等你伯父走了再说好么?你快点起来,要是让你伯父发现了些什么,你让伯母以后如何做人啊。”

“小浩才没那么笨。等伯父走了,您说定都不理小浩了呢。反正你不答应做我女人,我就豁出去了,让伯父看看咱们现在的样子。”李浩说着,伸出大手,反手搂着慕青那纤细的腰肢。

“……小浩,你不能这样啊。你这样做,不觉得很卑鄙、无耻么?”慕青挣扎着说。

“我不管,为了得到伯母您,让您做我的女人,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李浩抓着慕青的玉手深情款款的说。

“哎……冤孽啊。”慕青有点忧愁的轻叹了一口气,皱着秀眉思虑了一会,才幽幽的道:“你放开伯母吧。”

“不放。”李浩态度很坚决。

“我答应你了。”慕青幽幽的说。心里一时滋味万千,说不出的酸甜苦辣……再答应李浩的瞬间,一丝愧疚用上心头……

“真的么?”李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拉着慕青的玉手,不确定的问。

“你先别高兴,你要答应做到伯母的几个要求,伯母才能做你的女人。”慕青白了李浩一眼,逾期不容反驳的说。

“别说是几个要求,就是一万个,小浩也愿意啊。”此时的李浩,别提有多高兴了。慕青,这个自己的未来的岳母,一个成熟已婚美妇,竟然也答应做自己的女人……

“贫嘴。”慕青嗔道:“你快点起来,在沙发上坐好。”说罢,轻推开李浩的身子,往门口那边走去。

“嗯,全听伯母您的。”李浩顽皮的冲慕青敬了一个礼,眉开眼笑的爬起来,在沙发上坐好。

“敲什么敲啊,又不是没钥匙。”慕青轻扭着香臀,边用玉手整理着凌乱的秀发,边冲门外的金浩海不悦的嗔道。(

“别说是几个要求,就是一万个,小浩也愿意啊。”此时的李浩,别提有多高兴了。慕青,这个自己的未来的岳母,一个成熟已婚美妇,竟然也答应做自己的女人……

“贫嘴。”慕青嗔道:“你快点起来,在沙发上坐好。”说罢,轻推开李浩的身子,往门口那边走去。

“嗯,全听伯母您的。”李浩顽皮的冲慕青敬了一个礼,眉开眼笑的爬起来,在沙发上坐好。

“敲什么敲啊,又不是没钥匙。”慕青轻扭着香臀,边用玉手整理着凌乱的秀发,边冲门外的金浩海不悦的嗔道。

“老婆,我钥匙忘带了。”系金浩海冲着慕青咧嘴笑着说。经过刚才与李浩的一番相亲,此时的慕青,完美无瑕的玉脸、还透着一丝的红晕,媚眼如丝的美眸、水汪汪的。金浩海刚与几个县城的大款们豪赌了三天两夜,有几天没近女色的他,见到慕青如此的娇艳欲滴、媚态撩人,不由得有点上涌。金浩海笑的说:
“老婆,你真漂亮。好几天没见,你想我了么?”说着就要要去抱慕青的娇躯。

“别闹……!”慕青红着脸皱着眉头、推开一身酒气的金浩海。想起身后坐着的李浩,禁不住悄悄歪过头,见到李浩脸色难看,一副我吃醋了的样子。慕青不由得嘟着樱桃小嘴,冲李浩报以微微一笑。

“哦……!”金浩海也知道自己一身酒气,难闻的很。见慕青不愿意,他也没勉强她。“咦……这男人是谁啊?”金浩海这时才发现坐在沙发上的李浩。换做其他男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谁都会起疑心。金浩海却不会去怀疑的他的妻子慕青,对于她,金浩海是再放心不过了。

“什么这是谁的,这是咱未来的女婿。”慕青白了金浩海一眼,没好气的说。

“不是让丽丽嫁给晓东的么。”金浩海望了一眼李浩,面无表情的嘟囔了一声,自顾的走到餐桌前。“啧啧……好丰盛的午餐。老婆,你吃饱了么?没吃饱的话一起吃吧。”

“你这死人,就知道吃……连个招呼都不会打么。”慕青见金浩海那副对李浩冷淡的样子,也不知怎的,有点生气的,玉脸一沉,板着脸生气的数落金浩海:“一连几天不回家,回家就一身酒气熏死人了。”

“一会我去洗个澡行了吧。”金浩海自知理亏,低声的说。顿了一下,金浩海拉着慕青的玉手,缓缓说道:“老婆,不要生气了。我知道我这几年早出晚归的,经常不回家,酒店的事都是你自己一个人管理。辛苦你了,老婆。我保证,以后绝对会改过自新的。”

“你还知道清楚你这几年的所做的事情啊。”慕青幽怨的说,听到金浩海保证以后改过自新,心里倒是有点诧异。

“对了,你说这年轻的小帅哥是咱女婿,是怎么回事啊。”金浩海望了一眼李浩,松开慕青的玉手,自顾的吃起来。

“这是丽丽的男朋友。”慕青冲李浩歉意的点点头,柔声道:“小浩……你伯父就是这样,对不认识的人都很冷淡的,等熟悉以后就好了。来……小浩,你刚才也没吃饱吧,过来再一起吃吧,我让厨房再加点菜。”

李浩点点头,看着面前身体臃肿、发福的中年男子勉强堆起笑容招呼道:“伯父,您好。”

“嗯……!”金浩海冲李浩点了下头,算是应了一声。歪过脑袋,金浩海悄声问慕青,“咱跟老张家不是要结亲的么,丽丽不是准备嫁给晓东的么。”

一提起这事,慕青就不由得有点生气。“你还说……你知道晓东那孩子,为了得到丽丽,连春药都准备用了。你说丽丽嫁给这样的人,我怎么能放心。”

“也许是闹着玩的吧。现在外面的小姐,都兴吃春药,这样玩起来更有情调、更加充满情趣……”金浩海笑着说,话说完,见慕青铁青的玉脸,才发觉自己说的话有点不对。“老婆,我这都听别人说的,你不要误会什么啊。”金浩海忙解释道。

她早就知道自己的丈夫背着她,在外面找小姐,只是金浩海做事小心,一直没让他抓着把柄。此时听到金浩海一副经验十足的样子,她强忍着没有发飙……“你不要替晓东说好话。本来我就不大赞成他们两个在一起,都是你一个劲的瞎参合、撮合他们。你说,你是不是拿了人家张诚什么好处,非得把女儿嫁给他儿子。
  第五十一章  岳母老婆
  慕青皱着眉头,随即美眸紧盯着金浩海慢慢说。

“没有啊。”金浩海强自撑着眼神与慕青对视,微微有点心虚的说。暗想,乖乖,老婆越来越有女强人的气势了。

“没有最好。我介绍下,这是李浩,是我认定的女婿,你对人家态度好点,有点做长辈的样子,知道么?”慕青不容反驳的说。

“哦……知道了,老婆。”金浩海见慕青没有继续深究,也就放下心来。仔细打量了下李浩,金浩海点着头说:“小伙子,长得很精神,也很帅气,不知在哪高就啊?”

“哦,我没啥正经工作,闲来无事,近期准备投资个千八百万的,搞个娱乐城玩玩。”李浩淡淡的说。原本以为金浩海应该比照片中的更帅气,更充满男人味。可是见到金浩海本人,看他那臃肿肥胖的身材、才不过四十岁左右,人却显得很苍老、与照片里的那个‘他’,简直判若两人,李浩只感觉很失望,暗暗感慨,一朵鲜花,插在一朵牛粪上了。

“果然年轻有为,前途不可限量啊,当乃成功男人的典范。丽丽真是好眼光,找了个如此金龟婿。”金浩海听李浩那波澜不惊、却话语惊人的话语,顿时对李浩的态度改观很大。

“伯父过奖了。伯父才是真正的成功男人,事业金钱美女,伯父都握在手里。小浩跟您是没得比啊。”李浩笑着吹捧说。

“好了,别光顾着聊,赶紧吃吧。”慕青白了李浩一眼,替两人各夹了一些菜嗔道。

“知道了,老婆。”金浩海听着李浩的吹捧,不由得乐呵呵。他最得意的事,就是娶了慕青,而平生做的最成功的一件事,也是娶了慕青这个才貌俱佳的极品女人。

老婆,老婆的,叫的真亲热。李浩酸酸的在心里嘟囔道:“让你乐几天,等以后有你哭的。老子早晚把你老婆抢过来。”

“贤侄啊,你头上的伤要紧不?”金浩海装作关心的问道。

“谢谢伯父关心,小伤,没事。”面对金浩海假惺惺的关系,李浩勉强笑着说。

……

吃过饭后,金浩海接了个电话,可能是有什么事,他起身冲李浩、慕青俩人歉意的告辞道:“真是对不起,老朋友有约,老婆,我先走了,晚上尽量回来。”

“哦。”慕青有点失望幽怨的望着金浩海,轻轻应了一声。或许是习惯了,对于金浩海经常地早出晚归、甚至不回家,她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眼不见为净。

“小浩,你伯父有事,先走一步,你可别急着走啊。老婆,你别怠慢了小浩,好好招待下人家。”金浩海说完,招招手,挺着发福的肚子往门外走去。

“还用你说。”慕青没好气的说,起身送金浩海出门。

慕青送走金浩海,刚一踏进雅间的门,李浩就急不可耐的一把紧紧抱住他,嘴里酸酸的说:“你怎么送他送那么久,不知道我等着你嘛。”

“什么他啊,他是你伯父,是你岳父大人。”慕青说着,芊芊玉手反手轻轻将门关上。

“是是是……他是我伯父,是我岳父,他还是你老公、你亲丈夫。”李浩不悦的说。搂着慕青身子的手,不由得紧了几分。

“你吃醋了么?”慕青好笑的看着李浩,柔声道:“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丈夫啊,这是事实啊。”说着,伸出玉手,温柔的替李浩将他额头包扎的毛巾重新包扎好,随即冲李浩嗔道:“一开始以为你是个好男人,哪知道你这么坏,连自己岳母也要不放过,也要搞到手。”

“嘿嘿,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啊。”李浩笑着说,感受到慕青的温柔,不由得兴奋的一双手在慕青身上开始摸索起来。慕青那娇柔的身子,摸起来的感觉极佳。

“你吃醋了么?”慕青好笑的看着李浩,柔声道:“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丈夫啊,这是事实啊。”说着,温柔的替李浩将他额头包扎的毛巾重新包扎好,随即冲李浩嗔道:“一开始以为你是个好男人,哪知道你这么坏,连自己岳母也要不放过,也要搞到手。”

“嘿嘿,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啊。”李浩笑着说,感受到慕青的温柔,不由得兴奋的一双手在慕青身上开始摸索起来。慕青那娇柔的身子,摸起来的感觉极佳。

“别这样……!”慕青娇躯不由得一僵,玉手按住李浩作怪的大手,有点娇喘的说。

“为什么啊?伯父都走了。”理好嘿嘿笑着说。紧拥着慕青那柔软,丰腴的身体,胸前那对的雪峰,更紧压在他身体上,这让李浩如何不浴血沸腾?李浩只感觉胯下的东东,不受控制的坚硬起来,紧紧顶在慕青那挺翘的香臀上。

慕青芳心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受动着……那丝强烈的男性气息熏得她一阵意乱情迷,香臀上可以很清晰的感觉到李浩那男性标志的坚硬、强壮。感受到李浩大手在她敏感的身子上游走,慕青不由得银牙紧咬,**不由自主地夹紧,芊芊玉手不由自主的抓住李浩的大手,娇躯绵软地依偎在他的胸前,几乎瘫软下去,娇喘吁吁的低声呢喃道:“啊!小浩,不要这样!”

“为什么不要啊?伯母,您不会是想耍赖吧。您可说过,要做我的女人的。”李浩嘴唇凑到慕青那晶莹的耳垂上,喘着热气说道。

“伯母既然答应你,就不会反悔。”慕青白了李浩一眼,有点脸红的说:“你先放开伯母,你忘了,你要答应做到伯母的几个要求,伯母才答应做……做你的女人的。”

“那伯母你尽管说。”李浩拉着慕青的玉手,一起坐到沙发上。

“嗯。”可能是感觉有点口干舌燥,慕青从茶几上倒了两杯冰镇绿茶,递给李浩一杯后,樱桃小嘴抿了一口绿茶后,慕青沉吟了一会,语气不容置疑的说道:“首先,咱们俩的事,要绝对保密,只能你我知道,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更不能让我老公和女儿知道。小浩……你明白么?”

“哦!”李浩点点头,喝了一大口绿茶,爽快的笑着说:“伯母,就这一个要求么?这太简单了,咱们偷情的时候,注意一点就行了。伯母,放心吧,不会让别人发现的。”

“呸!想得美,谁要跟你偷情。”慕青没好气的白了李浩一眼:“伯母虽然答应做你的女人,但是你不要以为伯母就可以任你为所欲为、满足你的欲。我们之间,是不可能发生那些超友谊的关系。”见李浩苦着脸,慕青温柔的说:“伯母可以让你搂搂抱抱,温存一会……这是伯母的底线……!”

李浩听到慕青的话,不由得有点抓狂,苦着脸,李浩可怜兮兮的说:“伯母,你耍赖,这哪是想要做我的女人。不让别人知道也就罢了,可是搂着伯母您这样的绝色女人,却不能做其他,这太痛苦折磨人了。”

“怎么?你做不到么。”慕青似笑非笑的说:“如果做不到的话,那以后你还是我的女婿、我还是你的岳母。咱们之间关系清清白白,这样最好了,小浩你说呢?”

“你……伯母……你好奸诈啊。您是不是根本就没打算做小浩的女人,刚才只是情非得已、哄骗小浩的权宜之策?”李浩有点失望气呼呼嘟囔着嘴说:“只能让搂搂抱抱,这不是敷衍人么。”

“反正咱们之间,绝对不可以发生任何关系。伯母知道你喜欢我,让你搂搂抱抱,伯母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了,你不要不知足了。”慕青温柔的笑着说。

李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心想,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凡事都有个适应过程。能让成熟知性理智的慕青,答应做他的女人,这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虽然只是停留在搂抱阶段,但是与她有了这层暖昧关系,还怕她逃出自己的手心、还担心日后不能真正征服她,让她死心塌地,做自己的女人么?“那好吧。伯母,既然你是我的女人,我是不是不用叫你伯母。”李浩嘿嘿笑着说。

“那你想叫什么?”慕青娇媚的白了李浩一眼,轻笑道。

“你是我的女人,我也要向伯父一样叫你青青、叫你老婆。青青老婆。”李浩深情的轻唤了一声。

“谁让你这么叫了,羞死了。”慕青红着脸,嗔道:“我可是你伯母哦,你可不要无礼哦。”

“我不管,我就要叫你青青老婆。”李浩厚着脸,又情意绵绵的叫了一声,随即,一把将慕青柔软的娇躯抱起来,让她的香臀坐在自己的上。色迷迷的伸出大手,往慕青迷人的娇躯上摸索揩油。

“你只可以私下这么叫……!”慕青默许了李浩对她的充满爱意的称呼。

“青青老婆,你的雪峰好大好啊!”李浩调笑着说。

慕青狠狠白了李浩一眼,嗔道:“还不快点把你的手拿开,谁让你摸我来……!”她话还没说完,就倏然发现自己,肥大,圆滚的屁股上落下了一只灼热的手掌。那只手肆无忌惮的隔着她的套裙,揉捏她的香臀……

李浩不以为然的笑笑:“青青老婆,你刚说可以让我搂抱温存的。我可是很规矩的哦,只是摸摸而已。”李浩笑着说,同时啧啧赞叹道:“青青老婆,你的香臀真软真圆,弹性真好。”

慕青听到这一句话,脸色是又羞又恼,羞的是自己那除了老公以外,从来没有给异性抚摸过的屁股。如今竟给一个比她小很多岁的男人,无所顾忌的揉抚着,恼的是这个可恶的李浩摸了就摸了,还对她的评头论足的。他的手仿如一股魔力似的,揉捏过后,浑身酥麻得的厉害,且心海间升起一丝异常的骚痒感觉。自己竟然在他的抚摸下来了感觉。

慕青强忍着心中的快感,不让自己叫出来,幽幽道:“小浩,你……你别那样摸我。我没说过可以让你摸伯母的身子的,你只可以抱抱我的。”

李浩摇摇头,撒娇着道:“青青老婆,你的细腻,身子,迷死人了,再让我摸一会儿吗,我保证不乱来的。”
第五十二章  禁忌
  慕青感到一阵羞涩恼怒,她想不到李浩如此的得寸进尺,如此亲密的叫自己也就罢了,竟然如此肆无忌惮的摸自己的奶子、屁股,……恼怒羞涩之余,一种从未有过的刺激升上心头,慕青再也控制不住地畅快‘哦’了一声,呻吟了起来,道:
“别……你……你别……那样……不成。说好……只可以抱一抱的。”

李浩见慕青被自己的情动不已,而且竟然还小声娇吟了一声,如受到鼓舞似的,李浩还将胯下坚硬的东西,在她那的香臀上,轻轻顶了几下,李浩笑道:
“青青老婆,是不是很久没有这么舒服了吧?”说完李浩的手继续在慕青的身躯上游走抚摸、肆意揩油。

刚才自己是真的在李浩的抚摸下叫了出来,李浩调戏的话,慕青感觉无话可说、无言以对。心里暗骂自己怎么可以如此淫荡……“我……”话还没有说完,慕青那红润的玉嘴又吐出一声的呻吟。

原来李浩趁慕青说话的时候,手趁势从套裙里摸进去,此刻的他已全然没有一丝阻碍地摸到了慕青那娇嫩浑圆的香臀了。那温润浑圆柔滑的感觉使李浩的心中一荡,手也更加用力,更加无所顾忌地着这个美妙的少妇的神秘地带。

李浩一方面将慕青的身体紧紧按在他的身体上,一方面摸着她的柔嫩,曼妙的身体,道:
“青青老婆,咱们去床上温存好不好?”
说话的时,他一双色手可没有停下来,依然在美妇丰腴,玲珑,柔滑的身体摸索着,在李浩的抚摸下,心中那久违的欲望仿如又回到了身体里了,此刻的慕青身心皆酥得厉害,媚眼如丝、娇喘吁吁的慕青,紧紧的并拢大腿,嘤咛道:
“不要,那里……绝对不可以摸的。”

虽然她与自己的丈夫关系不好,多少个日夜独守空闺的寂寞也只有她自己清楚,但是她并非浪荡的女人,不然的话,以她的美貌身份地位,要找一个男人还不是轻而易举。

  说话时,慕青似为了在躲李浩似的,身体不住的扭动,她的举动非但不能逃脱李浩,反而给予李浩一种‘欲迎还拒’‘半推半就’的感觉,心中更冲动。那胯下的大东西更是火热,坚硬,欲撑破裤子似的。

“青青老婆,你别扭了,我快受不了了。”李浩有点喘气的说。

对于李浩的反应,慕青早就清晰感受到了,对于他胯下的东西,不由得惊讶不已,她并非一个什么也不懂的纯真女人,成熟结过婚的她,对于男性的生理,亦了解不少。先前她还没注意到,此时从香臀处传来的感觉,让她切实体会到李浩那里的强大、坚硬。

“活该……谁让你对伯母这么放肆的。”
慕青脸色潮红的嗔道。李浩那强壮坚硬的东西,顶在她的香臀上,让她这个久旷的怨妇,有点意乱情迷,要不是心存顾虑,恐怕她早就……

“我可没有放肆啊!伯母说过可以让我搂着你温存的。”李浩能言善辩道:“我都叫您青青老婆了,难道让我摸摸身子都不可以么?”

“不可以。”慕青白了李浩一眼。

“为什么不可以?青青老婆,你亲口答应做我的女人的,既然你是我女人,为什么不可以让我摸呢?”李浩蛮横的说道。那只在慕青香臀间摸索的大手,一下子摸到慕青软绵绵的上,感受到上面的湿润,李浩笑着说:
“伯母,你都湿了哦……”

慕青听着李浩荡戏谑自己的话语,不由得脸一红,玉手狠狠在他上拧了一下,不悦的嗔道:“还不快把手拿开……你再这样,你休想伯母以后再理你了。”

李浩知道,自己差不多已经触及慕青的底线了。想想一个高贵成熟的大美女,而这个女人,还是自己未来的岳母,在自己怀里,被抚摸的都湿了……

“那伯母,你亲我一下,我就把手拿出来,怎么样?”李浩笑着撅起嘴,等待慕青用那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嘴亲吻她。

听到这句话,慕青心里不由得一惊,这臭小子太坏了,把自己最神秘的幽处都摸了,还想让自己吻她一下。太得寸进尺了,精明的慕青,此时已经有点担忧心慌,李浩抚摸女人的技巧,不可谓不高深,他不会趁自己意乱情迷的时候,把自己那个吧?天啊……

“妄想。李浩……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不知满足。”慕青冷着脸装作很生气的说。

“青青老婆,你摸都让我摸了,吻我一下又有什么啊?”李浩柔声说。

听到李浩的话,熟美妇人慕青更觉羞涩,那臭小子说的一点都不错,自己真的给的是给他摸了个爽了。想此,她更是有一种罪恶感,自己是一个有夫之妇,而且年纪比他大多了,可是现在自己却躺在这个男孩子的怀里,任他抚摸揉捏。

感觉着怀里的大美女慕青要起身,李浩不由得紧抱着她,道:“别……青青老婆,你别生气。我不乱来还不行么?”

“你再敢乱来,有你好瞧得。”见李浩慌张心虚的样子,慕青玉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胜利的微笑。

“青青老婆,你摸都让我摸了,吻我一下又有什么啊?”李浩柔声说。

听到李浩的话,熟美妇人慕青更觉羞涩,那臭小子说的一点都不错,自己真的给的是给他摸了个爽了。想此,她更是有一种罪恶感,自己是一个有夫之妇,而且年纪比他大多了,可是现在自己却躺在这个男孩子的怀里,任他抚摸揉捏。

感觉着怀里的大美女慕青要起身,李浩不由得紧抱着她,道:“别……青青老婆,你别生气。我不乱来还不行么?”

“你再敢乱来,有你好瞧得。”见李浩慌张心虚的样子,慕青玉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胜利的微笑。

俩人搂抱着温存了一会,慕旧青看看墙上挂着石英钟。此时已是近3点了。沉吟了一会,慕青温柔的对‘安分守己’抱着她的李浩笑道:“小浩,伯母一会还有事情,要开每周的例会,不能陪你了。”

李浩理解的点点头,抱着慕青那娇软的身躯,谈情说爱不去理会其他,心中的倒也消褪了不少。恋恋不舍的松开紧抱慕青纤腰的大手,李浩淡淡的说:“哦,那好吧。”

“你怎么这么乖了?”慕青有点脸红的从李浩的腿上下来,边整理着有点凌乱的套裙,边笑着问。

“我本来一直都很乖的。”李浩呆呆的望着风情万种的慕青说。

“是么?”慕青似笑非笑的白了李浩一眼,随即一如少女般羞涩的嗔道:“你快点出去啦。人家要换衣服了。”

李浩不怀好意的紧盯着慕青的香臀,色的笑着问:“为什么要换衣服啊?”

“还不是你这坏小子弄得,明知故问。”慕青狠狠瞪了李浩一眼,红着脸伸出芊芊玉手,想将李浩推出门外。

“哎……你是我青青老婆啊,我看看自己的老婆换衣服还不可以么?”李浩不满的嘟囔道。一双明亮的大眼睛,贼兮兮色的在慕青凹凸有致的娇躯上来回扫视。脑海里不住幻想着,慕青这个成熟充满魅力的极品美女,脱下那套得体美观的制服后,那傲人的娇躯,是怎样一副完美酮体。

“你小点声,让别人听见了,你看我还理不理你。”
慕青有点紧张的嗔骂道,随即小脑袋探出门外,见走廊里并没有什么人,这才放下心来。不理会李浩哀求的目光,红着脸蛮不讲理的将李浩推出门外。

“我是看外面没人,才叫你青青老婆的嘛。”李浩装作委屈的说。话还没说完,雅间的大门,就被慕青玉手轻轻关闭了。

“靠。”李浩小声嘟囔道,心里暗暗发誓,早晚有一天,要真正征服这个将她拒之门外的极品女人……要狠狠她的衣服,让她的暴露在自己眼前……想象着慕青,脸上含羞带怯,充满成熟女人味的风情,李浩荡的笑了。

……

从慕青那出来后,已是近4点了。由于天色还早,加之李浩今天心情不错,所以李浩便别有兴致的独自在街道两边,悠闲的边走边逛着。

此时小县城的夜市已经摆摊开卖了,琳琅满目的小商品,看得人一阵眼花缭乱。虽然街道两旁,密密麻麻的都是摊位,不过有闲情趣味来逛街购物的人,却并不多。

走在并不拥挤的街道上,李浩慢慢悠悠的闲逛着。在路过一处卖情侣首饰的小摊时,李浩目光不由得一亮,随即停住身躯。手一指那个看似水晶制造加工的珍珠项链,李浩开口问道:“大婶,这对项链怎么卖?”

“小哥,你真有眼光,这可是小摊最值钱的东西了。这项链名叫鸳鸯之恋,很适合送给女朋友做礼物……!”大婶滔滔不绝的介绍道。

李浩皱着眉头打断了她的话,干脆利落的问:“说多少钱。”

“嗯,这个嘛,小哥,你看999块如何?很吉利的数字,象征两人之间的爱情,天长地久……!”

李浩接过这对鸳鸯珍珠项链,见这项链做工精巧细致、美观漂亮,想想戴在姐姐李静雪白纤细的脖颈上,一定很漂亮。正当李浩打量这串相恋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悦耳动听的女人声音呼喊‘大家帮忙抓那小偷啊,她抢我的包包。’

这声音好像有点熟悉啊。李浩嘟囔着,敏锐深邃的目光,顺着声音的来源方向望去,很快就发现原来呼喊抓小偷的女人,正是他一直很想再次邂逅的少妇杨琳。

李浩见到是杨琳,不由得心里一喜。慌忙从兜里掏出一把钞票,也不去点点有多少,李浩将钱扔给那个大婶,随手将两串鸳鸯项链放进口袋里,边往小偷逃跑的方向追去边道:“不用找了。”
第五十三章 在遇杨琳
  “什么不用找了,我是说,还少了99块呢。”那大婶望着李浩远去的方向,小声嘟囔道。不过随即喜笑颜开,似乎捡了什么大便宜的说道:“这项链可是那死老头在马路上捡的,嘻嘻……无本买卖,净赚900啊。”

李浩看准两个彪悍威武的小偷逃跑的方向,很快就抄近路,将两个跑得贼快的小偷当街拦下。由于两个小偷跑得太快,一时停不下脚步,眼看着要撞到拦住他们去路的李浩身上,两个小偷忙焦急的怒喊道:
“小白脸,给爷闪开,小心老子撞死你。”

李浩不屑的哼了一声,身手敏捷的他,在两个小偷与他相撞时,敏捷的脚步轻挪,避开了他俩气势汹汹的冲撞。那俩小偷,非但没撞到李浩,相反,还很狼狈的撞到李浩身后的石墙上……顿时额头鲜血直流,晕乎乎的软倒在地上……

“天做孽,犹可存,自作孽,不可活。抢谁的东西不好,非得抢我女人的东西。妈的,还敢喊我小白脸,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李浩上前在两个小偷身上,狠狠的一人赏了一脚。

“哦……奥……!”两个小偷惨痛的哀嚎一声。

李浩看也不看两个身躯蜷缩、哀嚎痛苦的小偷。弯腰从小偷手里拿回杨琳的小挎包,李浩淡淡的冲着周围观看热闹的人们喊道:“别看热闹了,麻烦你们打下110,把这俩小偷交给警察来处理。”

“哦……好的。”周围看热闹的人,见李浩这么一说,不由得有点羞愧。

李浩不理会这些看热闹的行人,拿着白色的小挎包从人群里挤出来。‘咦!她没事吧?’李浩刚从人群里挤出来,便看见不远处,杨琳神色有点痛苦的蹲在地上,玉手揉着玉足。而她身边,还有个粉妆玉琢的女孩子拿着手机在打电话,女孩子不是别人,正是杨琳姐姐的孩子,小甜甜。

李浩几步跑到她们面前,弯下腰来,关心的问道:“琳琳,你没事吧?”

“嗯……是你啊……!”杨琳感激的冲李浩微微一笑:“你没受伤吧?”

“没有,就那两个小贼,还不是手到擒来。”李浩不以为然的一笑。

一旁的小甜甜这时高兴的甜甜的说道:“小浩叔叔,你好啊。”

“甜甜,咱们又见面了。”李浩笑着在小甜甜可爱的脑袋上摸了一下。这小丫头,天生活泼可爱,着实讨人喜欢。

“嗯。叔叔,甜甜刚才看见你的英勇事迹了哦。”小甜甜笑嘻嘻一脸崇拜得道:“你好棒。要不是叔叔你突然出现的话,小姨的包包就真被他们抢走了。”

“你这小丫头,眼睛挺尖的。”李浩笑了笑,转头问杨琳:“琳……嗯,你怎么了?脚扭到了么。”

杨琳点点头,略微有点羞涩的嗔道:“嗯,刚才跑得有点急,脚腕扭着了,好痛……”想起其姐姐杨燕跟她说过,这男人还真来她家里,找过她一次。杨琳心里不由得有点甜蜜高兴,这帅气成熟的男人,还是很在意她的嘛。

“那我给你揉揉吧,我学过点按摩。”李浩厚着脸皮装作很真诚关心的说。

“你……!”杨琳红着脸白了李浩一眼,这男人,脸皮真厚,才不过见了自己两次,如此亲密叫自己琳琳也就罢了,还要当着如此多陌生行人的面,揉自己的小脚。哼,不安好心。看着李浩真诚期待的目光,杨琳心一软,暗想,或许这男人是真关心自己。“你看看你满头的汗,这样吧……你扶我上前面的冷饮店坐会吧,休息会应该脚就没事了。”

“那我给你揉揉吧,我学过点按摩。”李浩厚着脸皮装作很真诚关心的说。

“你……!”杨琳红着脸白了李浩一眼,这男人,脸皮真厚,才不过见了自己两次,如此亲密叫自己琳琳也就罢了,还要当着如此多陌生行人的面,揉自己的小脚。哼,不安好心。看着李浩真诚期待的目光,杨琳心一软,暗想,或许这男人是真关心自己。“你看看你满头的汗,这样吧……你扶我上前面的冷饮店坐会吧,休息会应该脚就没事了。”

“哦。”李浩应了一声,然后兴奋的对杨琳笑道:“我扶你起来吧。”

“嗯。”杨琳红着脸轻声道。

李浩半蹲在地上,大手扶着旁杨琳的玉臂,慢慢将她搀扶起来。由于杨琳小脚崴着了,在李浩的搀扶下,虽然勉强站起来,不过没等走几步,柔软的娇躯,就不由得往李浩怀里倒去。

李浩趁势用那只拿着小挎包的大手,揽住杨琳纤细的腰肢,关心的问道:“没事吧?”

“我没事,就是脚有点痛。”杨琳皱着眉头说。与李浩如此亲密的依靠在一起,让她这个少妇也不由得有点羞涩矜持。闻着李浩嘴中吐出的热气、感受到李浩火热的胸膛、她的芳心儿,不由得‘扑通’‘扑通’的跳着。李浩强有力的胳膊、宽阔壮实的肩膀,又让她这个娇弱的小女子,多了几分从未有过的安全踏实感。

“哦。”李浩点点头。

“叔叔,甜甜帮你拿包吧。”蹦蹦跳跳往前走着的甜甜,忽然回过头来,笑着冲李浩说。

“看不出甜甜你还蛮懂事乖巧的嘛。”李浩笑着将小挎包递给甜甜。手上的挎包被甜甜小手拿着,李浩只感觉当他的大手毫无阻碍的紧搂着杨琳纤细的腰肢时,怀里的佳人,不由得娇躯微微一颤,显然是极为紧张……

“甜甜本来就很乖巧。”甜甜嘟着的小嘴,娇声道。

“对了,琳琳,你和甜甜这是准备逛夜市么?”李浩温柔的笑着问。

“喂,李浩,请你不要叫我琳琳。”一直羞涩的杨琳,忽然轻抬起脑袋,皱着秀眉很不悦的说。

李浩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心想,不会是亲昵的叫她琳琳,她生气了吧。李浩装作一副迷惘不已的样子,小心翼翼的略带几分委屈的问道:“琳……哦不……杨琳,是不是你怪我亲热的叫你琳琳啊。”

杨琳见李浩紧张兮兮还略带几分委屈的样子,不由得樱桃小嘴抿嘴一笑,微微摇摇头,杨琳幽幽道:“我没怪你。只是你温柔的喊我琳琳,让我想起一些不愉快的往事而已。”

“哦。”李浩点点头,心里算是松了口气。顿了一下,李浩无耻的试探着问:“为了不勾起你的伤心事,那我不叫你琳琳,叫你琳儿,这样可以么?”

“你说呢?”杨琳狠狠白了李浩一眼,心里暗想,这男人,很会趁人之危、得寸进尺,真是够无赖的。不过看见李浩那温柔充满爱意的眼神,心里那丝不满很快又烟消云散,被甜蜜的爱意充满。

“那就是可以了?琳儿!”李浩嘿嘿笑着说。

“你无赖。”杨琳红着脸嗔道:“李……浩,你别这么叫……人家好难为情的。这样吧……你可以叫我琳姐,如何?”

“琳姐,嗯,也好。琳姐,你真漂亮啊。”李浩见杨琳这个极品少妇,娇嗔薄怒充满风情诱惑的样子,不由得心神一荡,忍不住赞赏道。

“油嘴滑舌,就会说些哄女孩子开心的话。”杨琳瞪了李浩一眼,娇嗔道。虽然脸上嗔骂李浩,但是芳心里,却是很受用李浩真诚恭维的话。

“我这可不是油嘴滑舌。”李浩笑着笑道。此时的他,心情大好,温柔的看了低着头伏在他怀里的杨琳,李浩笑着对前面蹦蹦跳跳的甜甜喊道:“甜甜,你慢点走,小心别被绊倒。”

“嗯。”甜甜转过头对李浩舔着嘴唇,一副嘴馋的样子说:“小浩叔叔,甜甜先去给你们买冷饮,你进去找好坐的位置哦。”说罢,就往冷饮店里小跑去。

……

因为正值夏季炎热季节,装修精雅别致的冷饮店,生意异常火爆。李浩搀扶着杨琳,转悠了好一会,才在一处靠窗的位置找到一处空位置。

搀扶着杨琳在椅子上坐好后,李浩在她对面坐下,随手拿起方桌上的面巾纸,边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边嘟囔道:“呼……***,这才六月份,天就这么热了。”

“仁和县这一带,就是这样的啊,适应习惯了就好了。”杨琳笑着说。她自小生活在仁和县,对于炎热的夏季,已经很适应,具有一定的免疫力了。

“是啊,习惯就好了。”李浩点点头,不置可否。

“对了,小浩!我怎么听你口音,不像是仁和县本地的啊。怪不得才六月天,你就热得受不了了。”杨琳皱着秀眉问道。

“也许是我在外面呆的时间久了,不知不觉的,口音有点改变吧。”李浩顿了一下,笑道:“对了,琳姐,咱们俩家,住的那么近,也算是邻居。怎么以前小时候,我没见到你们姐妹俩呢?而且似乎对你们,一点印象都没有。”

“哦。我和姐姐,以前是跟母亲住在清萍乡的。不过从姐姐和姐夫结婚后,就搬到仁和县来了,而我……”杨琳似乎想起了什么伤心事,淡淡略带一丝忧伤得道:“我从跟前夫离婚后,就一直住在姐姐家里。”

“对不起,提起你的伤心事了。”李浩歉意的说。心里暗想,又是一个感情上受伤的可怜女人。

“不怪你,事情都都过去好久了。”杨琳淡淡一笑。

李浩‘哦’了一声,随即笑的开着玩笑,缓解气氛:“你说我油嘴滑舌,是哄你开心,你看那些男人们,目光不还是偷偷集中在你身上。”

杨琳自然知道她的魅力有多大,小小的冷饮店里,虽然也不乏有青春靓丽的美女,不过却没有一个如她这般迷人的极品美女。此时的杨琳,黑亮的秀发柔和的披散着香肩两侧,精致的玉脸上画着淡妆,眉如弯月,明眸皓齿,流光溢彩,散发着成熟女性的光茫,秀巧的琼鼻下,是一张略厚的,无比的樱桃小嘴。小嘴上那淡红的胭脂晶莹无比,充满着诱惑,令人禁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一袭淡雅系的粉色连衣裙,穿在她那的娇躯上,更显得其光彩照人、美艳不可方物。粉色连衣裙胸口处,被狠狠顶起来,配上她那纤细只堪一握的小蛮腰,那浑圆高耸的,显得是如此完美迷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