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都市]现代逍遥录(全本)-3

[都市]现代逍遥录(全本)-3

 时间:2017-06-08 12:08:06 来源:艳文阁 

[都市]现代逍遥录(全本)-3

             第十一章 野外活动

  经过教师节,柳如烟和张小怡跟我的关系增进了一大步,原来我想称搞上张
小怡的,谁知道经过那天的聊天,反而柳如烟对我的好感反而比张小怡更多。结
果我不得不同时应付两位美女。

  张小怡那,就是星期天去她家玩游戏,游戏中,当然在教她玩的同时占下便
宜,摸摸小手,这都不在话下了,还在她家吃饭以拉近关系。而平时,则找不时
找机会去找柳如烟,以请教文章为名,她也乐也见我。

  在我们的不断交流中,我发现柳如烟对我的好感度越来越高了,而女人对一
个人有好感之后,如果出生些突发事件,或去野外活动一下,会一下增加很多。
我深知这个道理,于是向她提议组织一次课外活动,去野外郊游。

  柳如烟当然对我言计听从,因为她也觉得野外活动能增长见识,对写作方面
的提高也有好处,于是就组织了全班在星期六下午去野外活动,大家轻松一下。

  野外的风景却实不错,我们来到山上,观赏秋初的美景,一路有说有笑,我
和张小怡喜欢跟柳老师一起聊天,我们三个人一起有说有笑,把那帮男生们羡慕
得要死,谁让你们不会吹,哈哈。美女没你们份。

  大家都玩得很高兴,毕竟大家一起出来玩的机会还是不多的,我还又即兴帮
张小怡作诗,以增加她的好感。

  郊游秋风练身心,张弛有道心绪宁。心旷神怡逍遥乐,野外活动最舒情。

  这首诗一出,张小怡自然很高兴,而柳如烟却好象有点失落。我看在眼里,
趁张小怡走开去找人时,对柳如烟说:「老师,我帮人作的诗比这首好多了,而
在我眼里你是最好的。」听得柳如烟又惊又喜,脸又红了。

  张小怡回来看到就问:「老师是不是很累呀,不如先休息一下吧。」

  柳如烟忙说:「不用不用,只一点点累而已,我们先找一个阴凉的地方休息
吧。」

  我们去的还是本地的名山,于是我介绍大家去我和古雪萍野外激情的那个空
坪休息,大家都快乐地在草坪上分组坐了下来。我和柳如烟、张小怡以及其他几
个作文小组的组员坐在一起,大家谈论起来,都说回去要写篇好的作文出来。我
说我已经写好了,说着读了专给张小怡写的诗,大家听完并不觉得很好,只有柳
如烟和张小怡两个知道我诗里的含义。

  大家休息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大声叫道:「蛇、蛇,有蛇,是眼睛蛇。」
大家慌忙起来,到处乱跑。

  柳如烟叫道:「大家不要乱,你动蛇会追你的,大家在原地站好,我去赶走
它。」

  她作为一个女人,甚至还可以说是少女,按理说不该如此英勇,但为了学生
的安全,还是不顾一切地要保护学生。找到蛇的位置,竟用找来的一根树枝去想
赶走它。她虽然英勇,但不知道方法,用这么小的树枝想赶走它根本不行,只能
让蛇注意你的树枝。

  我叫道:「不要!」找到一块石头,跑了过去,此时蛇已经找到柳如烟的方
位,顺着她的树枝动的方向,袭击了她的小腿。只听柳如烟「呀」了一声,我石
头扔向毒蛇,虽然没在,但也把它吓退,大家有样学样,纷纷用身边能扔的东西
扔过去,毒蛇找不着方向,便逃向树林深处。

  我赶快跑向柳如烟,她穿的是专门登山用的裤子,只是大腿到膝盖处有布,
小腿是裸露出来的,只见小腿上两个明显的毒蛇牙印。柳如烟已经倒在地上,此
时大家都说该怎么办。有人不知道是不是看得武侠小说多了,说要帮老师吸毒疗
伤。

  我说:「你们谁想吸毒疗伤?不怕自己被毒死的话就来吧,事先说明,老师
的毒我能解,你们吸进去的我可解不了,不要说我没事先说明。」

  又对将要昏迷的柳如烟说:「老师放心,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我一定能帮
你解毒。我一定会保护你安全的,不过可能很痛,你要忍住。」

  柳如烟双眼看着我,无力地说:「我相信你,我不怕痛,你放心去做吧。」
说着,就要昏过去了,我听了这句话,心想:倒,这句话怎么这么象第一次献身
给我一样,要真有这样的艳福就好了。

  来不及细想,现在还不是YY的时候,我很快从包里拿出一小瓶酒精,一盒
火柴。由于平时看过些野外生存方面的书,我随身一般都会带火柴、酒精和手电
以防万一,虽然是来这座很熟悉的山。

  我先把酒精均匀涂在伤口上消毒,然后借了个女生头上的橡皮筋,把火柴分
成两扎,并抽出的一根火柴交给张小怡说:「你帮我把这两把火柴同时点着。」
张小怡不明所以,但还是照做了。

  我等火柴把同时点着后,一手一把,同时把火头扎在两个蛇的毒牙洞中。

  其他人全部吓了一跳以为我疯了,张小怡更是大声喝道:「你干什么呀!快
住手!」说着想要阻止我。

  我大声喝住她:「别动!」声音大得吓死人。

  张小怡立刻被吓住了,五秒钟后,火些的火熄灭,只见两个伤口变烧伤变黑
了,而柳如烟由于刚才晕死过去,并不感觉很痛。

  大家都在指责我用的是什么方法,说我这哪是救人呀,这根本是虐待呀。

  我懒得解释,不到五分钟,柳如烟便醒过来。只觉得伤口处痛得要命,对我
说:「你对我做了什么呀,怎么这么痛。」

  我说:「你原来是不是除了麻之外没别的感觉。」

  「是呀,现在痛死了。」

  我说:「痛就好了,麻是毒在发挥作用,把你的神经系统破坏了,能感觉到
痛就没事了。对付蛇毒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医院打血清,但这里去医院这么远,可
能没去到你就顶不住了。只有我这种方法能救你,蛇毒本身怕酒精和高温。我用
酒精帮你消毒,再用火烧你伤口上那些毒液。它们在没发挥更大的作用前我杀死
它们就没事了,如果让它们毒坏了你的神经系统,你可能没去到医院就死了,你
对我们这么好,你死了我们怎么办呀,可能我也活不下去了。」

  张小怡这才知道我为什么用这种方法,说:「想不到你的知识面这么广,跟
你在一起真有安全感。」这小妮子看来又要帮我加分了,这次恐怕要加二十分了
吧。而柳如烟这次是整条生命都让我救的,就不是安全感的加分了,她现在的心
里对我的好感早就达到百分之百了,如果不是师生关系,她一定会以身相许的。

  我看着她感激的眼神,说:「你身上的伤可能还没清尽的,我们现在就下山
去医院打血清,把蛇毒彻底清除。」现在大家还有什么好说的,当然只能唯我马
首是瞻了。于是我和张小怡分别扶着柳如烟下了山去医院。

  医院就在山下不远,医生帮老师打了血清,不断赞我的急救方法对头及时。
这更加重了张小怡我柳如烟对我的好感,因为连医生都这样说的话,就证明我不
是乱说的,确实是我的方法是正确的方法。

  对于柳如烟而言,我两次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她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而
且本身是个对感情极为无知的少女,纯情得象白纸一样。之前我仅用一首诗就打
动了她,现在就更不用说了,加上我在她晕过去之前说一定会保护她的那些话,
对于她这样内心一片空白的少女来说,是根本无法抵挡的,她的内心深处现在唯
一放不开的就是我们是师生,她所受的教育是师生间绝不可以有恋情的。

  我和张小怡送了柳如烟回家,让她好好休息。不过我知道她是不可能好好休
息的了,她的内心一定会出现强烈的挣扎,因为我在医院的时候就发现她的眼神
数次望我,欲言又止。也许是张小怡在不好意思说,但我知道她现在对我一定是
上升到百分百好感了,一定想跟我说让我一生保护她之类的话了。
             第十二章 宿舍春情

  在我们野外活动后几天,老师反而象是反而不敢跟我单独一起一样,连以前
的互相交流都少了,我有点奇怪,于是在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我专们去找她。我
八点钟去找她,敲开了她的门,并顺手关上锁起来。

  由于今天是星期六,她穿着不象平时那样庄重,上衣穿的不象平时那样扣得
严实,留下一个扣子没扣上,一条深深的乳沟若隐若现。她的胸部随呼吸一起一
伏,一对乳房有节奏的上下运动。她的乳房很丰满,虽然上衣不是很小也被撑足
了。哇,看得我血压上升。

  她见我看着她的眼神,不好意思道:「你有什么事要找老师吗?」

  「老师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不理我?难道老师不知道我的心吗?」

  柳如烟现在心情很复杂,因为她实际上并不是不接受我,而是还有种师生间
的羞耻心在作怪,我今天找上门来,她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说道:「我们是师生关系呀,我们不可能有结果的。」

  我说:「相爱是一男一女的事,跟师生有什么关系,只要不是乱伦,我觉得
什么人相爱都是可能的。」说着,我便走近她的身边,轻轻的把她拉到怀中。

  她的心跳得很快,但我想去抱她的时候,却作出了一定的反抗,看来她那少
女的害羞还没有完全消失,我不顾她的反抗一把将她拉过来,就在她的唇上和脖
子上亲吻,她晃着头不让我亲,我便隔着衣服抚摸她诱人的身体。用力揉搓着乳
房,她的乳房很有弹性也很柔软又够大,摸起来还真舒服。

  我又摸她的腿,由于在家里,所以没有穿丝袜,我可以方便地从裙脚一直摸
到大腿根。皮肤细腻并富有弹性,棒极了。我再也忍不住了,怕夜长梦多,双手
快速地抓向她的衣领,用力往下一扯。柔软的真丝衬衫立时给撕开,乳罩亦同时
被拉至腰间,雪白隆起的丰满乳房像逃难般「弹」出来。我亦同时把残留在她背
上的衬衫拿开。

  一切来得太突然了,柳如烟本能地以双手掩胸,半裸的她此刻尤如受惊的小
白兔,脸上充满惊惧的表情。说道:「不要,不要这样。你要干什么,你不要这
样呀。」说着想要挣扎。

  我看着那对丰满的小白兔,哪能让她挣开呀,死命抱住她,让她那对丰乳紧
紧贴着我的胸膛。柳如烟吓得心肝也差点儿跳出来,虽然她已经喜欢上了我,但
是难道就这样把第一次给他吗!我们是师生呀,我们怎么能这样做?

  我不管她想着什么,我紧抱着惠她,双手以交叠姿势抓弄她的乳房。她意识
到自己可能就要失身了,现在的柳如烟内心非常的矛盾,虽然自己感觉好象要被
强奸一样,但是对方却是自己喜欢的男人,真是又爱又恨。之所以现在还反抗一
是因为希望在新婚之夜才把第一次给对方,二是因为师生间的关系令她还是有点
放不开。

  「不……不要……」

  我左手抚摸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则贴着她的身体慢慢向下移动,她想尽办法
去挣脱我的手,但双臂给我紧紧锁着而无从发力,我的右手摸进她的裙子内,触
及女人身上最敏感的三角地带。

  当我在抚摸柳如烟下体的同时,手指轻轻插进紧窄的肉缝里,因为知道她还
是处女,不敢太用力去塞,望着她不知所措的脸。说着:「如烟,不要怪我,我
是真的爱你呀。」

  我想弄神秘的G点,由于她的阴道实在太窄,加上处女膜的阻隔,我只能把
中指的指头仅仅插入一点。所以并没找到,但这样已经足以令她难以承受了。

  「呀……不可以……你不能……这样……对老师……呀……啊……」她还在
坚持着。

  柳如烟只觉得身体如遭蚁咬,就这样给抚弄了十多分钟,下体除了有轻微痛
楚外,更开始有了另一种奇妙的感觉,叫喊声中已在不知不觉间夹杂着轻微的呻
吟声。我看见她已开始有反应,原本抓弄着乳房的左手转为抚摸她那对丰乳的乳
头。

  「啊……唔……不……」

  经过了一番剧烈的挣扎,柳如烟虽把身体左右扭动,但仍不能摆脱我的「拥
抱」,意识更开始因用力过度而变得有点糢糊。

  我见如烟的反抗已没有像刚才那么强烈,便趁机把她压倒在床上,由于身体
已经压住她,她不能动弹了,我飞快地解开自己的衣服,并把裤子脱光。再解开
裙子的钮釦,同时抓住袜裤的胸口与及蕾丝内裤一起往后猛扯,连带高跟鞋亦给
扯得飞脱,全身乏力的柳如烟马上就全身裸在我的面前。雪白的肌肤、修长的美
腿、丰满的粉臀……全部都毫无保留地展现在我眼前。好美啊!

  我松开双手,我开始用舌头舔啜如烟的丰乳果实,左手抚摸另一边的乳房,
而右手更肆无忌禅地揉弄着她的肉洞。她的乳晕和乳头是粉红色,只有少女才是
这样的,我亲着柳如烟的乳房,并用舌头在乳头上打圈,有时轻轻地咬一口。不
多时柳如烟就有了反映,呼吸变得更急促,乳房开始变大乳头开始变硬,不时地
伴有呻吟。

  我伏身跪在她胯间,她的肉洞已经是湿透了,我不顾她的反抗,将她双腿架
在我的背上,一口含住她的密穴用力舔舐起来。她的身体为之一震。一丝丝淫水
早已流出来啦,我将舌头卷起,用力挤进她的蜜穴,她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用
力咬着牙,不想发出淫荡的声音。

  不一会,她就全身轻颤地泄了第一次身,处女就是容易高潮。我照单全收,
将她蜜汁喝得一滴不剩。她现在只觉得全身发滚,体内的血液飞快地奔流,更有
一种轻微痲痹的感觉,身体不其然地轻轻颤抖着。

  我在她耳边轻轻的说到:「我爱你,给我吧。我会让你快乐的,做我的女人
好吗!我见柳如烟已渐渐进入状态,更努力地舔着。」

  「啊……」柳如烟尖声地叫起来,下体传来更强烈的酥痒感。

  柳如烟现在的心情十分复杂,心中还是不想现在就要,但身体却似乎希望我
继续,她的思潮又再陷入迷乱之境,无奈地又再软软躺在地上,双手欲拒还迎地
按着正在「埋头苦干」的我的头部,似推似拉地抓着头发。

  过了好久,我看她的下体再次流出了好多淫水,我把她双腿架在肩上,并没
有急着插入,而是用龟头摩擦阴唇,同时一只手摸着乳房,一只手搓着阴蒂。

  「啊……啊……不要……不要……」

  嘴里说着不要,身体却开始不听她话了,蜜汁大量涌出,还一张一合地想把
我的分身吞进去,最后臀部也开始往上顶,想将我的分身关进她的蜜穴中去。

  我故意捉弄着她,我知道她撑不了多久的,现在的她早已经欲火点燃了。果
然,没多久,柳如烟叹了一口气:「你,你快进来……」

  「你说什么?」

  「快进来!」

  「进那里?」我故意问道。

  「阴……阴道……」

  「说的淫荡点!」

  「操我……干……干我!」

  我看她样子,真的是顶不住了,毕竟她是第一次,也不敢玩得太过火,我把
肉棒按在她的肉缝之间,腰往上一挺,像鸡蛋般的龟头立时插进窄小的阴道内。
由于淫水多,很滑,一下便进去了。哎哟,我知道已经给她开苞了。

  紧窄的阴道被粗长的铁棒有规律地攻击着,柳如烟的思想已随着我的每一次
抽插而「转变」。她从一个少女变成了一个女人,柳如烟知道自己除了开始时感
到剧痛之外,身体被我「温柔」地「呵护」着,这使下体的痛楚慢慢减退,而且
更开始觉得我的肉棒很特别。

  男人的阳具把自己阴户塞得满满所带来的感觉非常「充实」,尤其是处女的
第一次便给自己所爱喜欢的人……况且我并不是胡乱抽插的,每一次都是前后有
数、左右有法,每一次都能够照顾到她的承受能力,所以她虽然痛,口里却叫:
「啊……啊……不……不要……停……啊……」

  柳如烟一边喘气、一边呻吟,此时的她和我已经是一对恋人一样在疯狂的做
爱了。她双目微张,发觉我以不到半尺的距离凝望着她,使本来已经因快感而如
沐春风的粉脸,因害羞而更加通红,就像鲜花般娇艳,毕竟这是她的第一次,在
这之前柳如烟仍是一个未经人道的纯情处女,而且性格也「纯」得象水一样。

  这种反应只会使我更兴奋地抽插她。正面的攻击比起刚才更「深入」,当整
条肉棒插进阴道、直达灵魂深处时,柳如烟的心不其然泛起无限情感,一种又爱
又恨的情怀。而我的老二在阴道内确实舒服,把我的老二包得紧紧实实。柳如烟
越来越放得开了。

  「啊……啊……啊……用力……用……用力……插……」

  「好……舒……服……别停……」

  她的浪语一声高过一声,对我而言是强大的刺激,感觉老二更硬了。没多久
柳如烟就说她不行了,我可不管,继续抽动阴茎。

  「不……不……行了……我……我……要……丢了……」

  果然我的老二感觉有一股水袭来,好舒服。我还不想就这样完但是柳如烟已
是全身无力,说话的声音都低了。毕竟她是第一次,太累了会出事的。于是再狂
抽了一百多下后,我的精子象千军万马一样直冲向柳如烟的肉洞深处。

  她爽得哭了起来,我以为她为失身而哭,讨好地为她整理裙子,刚才一番大
干,裙子早就弄得皱了,一双高跟凉鞋也踢飞了。我捡过鞋,跪着为她穿好,我
摸到她脚时,她全身又是一抖,不过没再挣开。我抬头看她,她脸还红红的,余
韵未退。

  我看她脸上还带着兴奋,她见我抬头看她,幽幽说道:「你是我遇到的讨厌
的人了,你坏死了。」

  当女人说男人讨厌以及坏死了的时候,也就是她接受了好个男人。我起身抱
着柳如烟,大着胆子摸着她乳房道:「是你太美了,我见了你就不能自拔了。」

  她身子挣了一下,也就任我手在她身上放肆游走,「你好厉害,可以坚持这
么长时间,弄得人家舒服死了。」

  我一边摸着那对我心仪已久的乳房,一边把刚才放在她的身下的蕾丝内裤从
她屁股下面抽出来,只见上面落红片片,我爱怜地亲吻着她的乳房说:「如烟,
我会爱你一辈子的。」

  她仍在享受着我的爱抚,说道:「我也是,你是我的老公,我一生都是你的
人。我爱你一生一世。」

  我刚才粗鲁地扯她的上衣,现在帮她好好穿上,倒,帮这样的超级大美女穿
衣服原来也是一件乐事,何况她的胸部又是这么大,她的罩杯最少也得有三十六
D,真是爽死了。但我却保留了留有她处女之血的内裤,这是最好的纪念。看着
它就会想起我们之间的种种激情。
             第十三章 持续激情

  自从昨天晚上帮柳如烟开苞之后,我终于重新开始了我的激情生活,今天一
上课,我就想起了昨天跟她做的那一幕幕。此时我觉得很爽,但还是有点担心,
怕她仍然接受不了。不过看她上课,却好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才安下心来,
不过一天都想着跟她做爱时的爽,根本没法用心去听课。晚自修一下课,我就跑
去她的宿舍去。

  对于如烟来说,可能她虽然已经接受了失身给一个自己爱的学生的事实。但
一时半会之间还是不能马上象常人一样,见我又地来找她先是脸上一红,马上请
了我进去锁上门,也许是怕让别人碰见吧……

  今天的如烟穿的是一件长袖的白色恤衫,中长裙子,没穿丝袜,把一对美丽
雪白的玉腿暴露在我的面前。

  昨天我已经亲身感受到她那丰满的身体和乳峰,虽然由于是她的第一次,有
点用强,印象不是很真实,有点模糊,但现在看著她,那种感觉又再次涌到脑海
中,久久不能平静。

  如烟见我一直盯着她看,脸上更红得发烧似的说:「昨天还没看够吗?怎么
还要看。」

  我说:「你的身体这么好看,一辈子也看不够。」

  如烟望向我的目光添了几分妩媚,使我明白她的内心是如此地火热。

  我走过去,双手按著她的肩膀,让她坐下来道:「我一天都在想你。」

  她看了我一眼,静静地坐下来,望著我想说什么又似在等我说甚么。

  我望向她起伏不定的胸部,那对玉兔随着呼吸不停的跳动,此时的她显的更
加迷人。我下面的小弟弟又不由的冲动了起来。

  我顺手捉住她的手,将她拉到我怀中,狠狠地搂著她,一字一字的地在她耳
边道:「我爱你,我今天还要!」

  此时的柳如烟不象昨天一样有一丝挣扎,望着我的脸,两眼注视着我。从她
的眼神我知道她不能没有我。她真的怕失去我,因为我是夺取了她第一次的那个
男人。

  我紧紧的搂着她,说:「我爱你,你是我的女人。我会永远照顾你的。我不
会让你离开我的。」

  她望着我那坚定的眼神,没有说什么。两片双唇紧将的贴了上来,我们俩激
情的吻着。我们一起倒在床上她轻轻仰面躺下,曲起双腿,我立即上前,温柔地
为她褪去小内裤,今天她穿的内裤是粉红色的透明小内裤,我有脱下来,她马上
春光乍现。

  昨天没看得清楚,今天要好好看下她美丽的身体,她好呈倒三角的阴毛已经
是芳草如茵,却仍难遮花穴风情,红红的两瓣肉唇竖长着,好可爱,好迷人!阴
穴以下毛很少,昨天太急,没有仔细看她的美穴,今天一定要看个够。紧紧的肛
门并不太黑,在周围的臀肉上非常光滑白净,她的肉洞很小,还有一点红肿,正
是我昨天给她开苞弄红的,现在可能还有点疼吧!

  我伸手探入花穴,在她「啊」的一声下轻轻钻动挖弄,水份好多,但没有影
响我钻探工作心情,反而更易我淫弄。

  「啊!老公……别挖了……喔!好……弟弟……你别……作弄……弄我……
了……」

  柳如烟低声呻吟着,她是怕被外面有人经过听到。还用力掰开自己的两片肉
唇,摇着臀部,不好意思的小声说:「我痒死了,受不了了。你快点进来。」

  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再温柔再淑女,在床上却是淫荡的。对于自己爱的男人
又把第一次给了我,柳如烟还有什么不可以放开的呢?

  于是我跪坐在她臀前,手扶长枪,轻轻的顺着爱液进去。

  她的阴道还是非常的狭窄,昨天的伤口还没完全愈合,生痛的的感觉让她流
下了几滴珠泪,但带给她更多的却是快感和跟心爱的人做爱的喜悦。我和柳如烟
的结合处更是动人心魄,外阴唇被大大撑开,内阴唇蜷进翻出,我的肉棒象活塞
似的进进出出忙个不停……

  里面越来越热,淫水却越来越多,哗叽哗叽声与臀股相击的卟啪卟啪声象交
响乐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她双脚勾着我的臀部,紧紧的,好象很饥渴的样子,
满脸的春情荡漾。

  丰满白晰、弹性绝佳的乳房舞动着眩目的弧线与光芒,不大相称的乳头已不
大重要,象正激情地指挥着交响乐的指挥棒,狂放地跳跃着,挥舞着,摇摆着,
振憾着我的心灵与沸腾血液……她最少来了三次高潮,我们就这样一直的作爱,
直到她受不了了,我才疯狂抽插一百多下把精液打入她洞内。

  她趴在我的身上,轻轻的说到:「我爱你,如果你不要我了,我就去死!我
永远是你的人。」

  「傻瓜,昨天说过了,我怎么可能不要你呢!你永远都是我的,你永远只能
跟我一个人做爱,我能给你最大的满足。」我们两个又一次的热吻,久久没有分
开……

  我干脆当晚就没回家,把嘴含着她那对36D的丰乳上含着,就趴在她的玉
体上睡了。反正我以前也经常不回家,家里人也不过问,第二天早点起来,不让
人知道就是了。如烟当然也没反对,她现在根本对我是难舍难离了。

  虽然如此,但我们还是商量找天要在学校外面找个地方搬出去住,因为长此
以往总有一天会让人发现,反正外面的租金又不贵,她的工资足够租一幢二层的
六室二厅了。
             第十四章 新居之喜

  第二天一早,五点多钟我就醒来,发现自己还含着如烟粉嫩的乳头,一个手
就按在她的玉洞口上,而如烟睡得很甜。一看此景,我的小弟马上便硬了起来,
用手将她的阴唇分开,一举把硬硬的家伙插了进去。

  如烟虽然还在睡,让我这样一插,马上便爽得醒了过来。突然的袭击使她的
秘道内有点痛,但很快在我的抽插之下就来了润滑的淫液。

  我双手按住她那对让我爱不释手的丰乳,虽然我在插的时候一个人的身体全
在两个手上重压,她的双乳竟能只是压扁那么一点,弹性极为丰富。

  这是刚破处女人的优势,她由于刚破处,自身乳房条件又天生比别人强,因
此仍然象处女一样。我的手根本不能完全捉住,甚至可以说只能捉住她双乳的一
半。对她身上的兴奋点,最让我迷恋的就是她的乳房了。雪白如霜,润滑如脂。

  我一边捉一边轻咬粉红的乳头,下边上下不停抽插,美女如烟又一次经受着
欲死欲仙的享受。我不断的抽插,一边用胸膛跟她的丰乳不断磨擦,把她的一对
乳房开得时而弹起时而下压,而她洞内经受不住我连续不停的抽动,早已不听命
令,淫水象泄洪一样不断涌出来。我用手沾起她的淫液,涂在她的奶头上。

  她羞道:「不要,那些脏。」

  「姐姐身上的东西怎么会脏呢,而且我前天就把姐姐的水全吸进肚子里了,
姐姐你不知道而已。」

  「姐姐不知道,姐姐那天又痛又爽又怕,不知道你对我下面干了什么,我只
知道当时你吸我的下面吸得好舒服。原来你是吸我的东西,你真坏。」

  「姐姐也吃我的东西吧。」

  「嗯,不过我下面要先吃,把剩下的才给我吃。」

  我把她转过身来,从后面插了她十来下,只觉小弟弟很快就刺激起来要射,
原来她的小洞在后面插这么厉害。我的小弟弟正好抵在谷底的G点,而里面的结
构刚好能使我的小弟弟达到最充实的状态,我一时顶不住,知道自己要射了,急
急地加快抽的速度,以最快最狠的速度插了二十来下,终于从后面把精液打进她
的秘洞内。

  我不等小弟弟停止抽动,就抽了出来。柳如烟马上用她那诱人的樱唇吻上我
的老二,香舌努力地舔着老二上面混合了自己淫液和小量我的阳精的液体。她很
认真,倒,竟然是无师自通,把我的老二吮吸得比洗得还干净。

  我心满意足地跟她对吻着,拥抱着,看时间快六点了,便帮她和自己穿好衣
服,便用她的牙刷和毛巾刷牙洗脸后出去晨运去了。为了达到身体的强壮,我现
在每天都要早起去晨运。

  今天早上跑步到山上,人没平时多,可能有点下雨吧,不过我却发现有一个
老人家在打太极。我一早就听过太极学得好可以以弱胜强,由于我知道自己的身
体实在不能算强壮,因此见老人家打得好象不错,就过去问:「老人家,能不能
教我学太极呀,我很想学呀。」

  老人家看了看我,笑了笑说:「小同学,太极可不是容易练的,要有很高的
悟性,不知道你的悟性如何?」

  「老人家,你可以教我一套看看呀。」

  「好呀,难得你小小年纪有如此好学之心,我就教你一套看看,如果你能一
小时内学会,我就传授你太极的决窍。」

  于是老人家用比较慢的速度练了一套比较简单的套路,我别的不行,但记忆
力却不错。加上有三个月的武功根底,学这套太极一下就会了。

  老人家一看,嘿,还真有点门路,就说:「看来你的悟性不低呀,好,那我
就教你太极的决窍吧。」

  他跟我说了一大通太极的理论,我也只能记一部分,毕竟太极还是比较深的
武功,不可能一天内学会,于是我们约好明天接着学习,而今天短短一个小时,
我却已经收获不少了。好象比起那三个月学的武功还有用,自我感觉现在如果一
个比我力气大的人跟我打我也不一定会输给他。

  回到学校,刚刚七点半,虽然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我和柳如烟大战了几百回
合(虽然只做了两次,但我在好小洞里面插了不止几百回)。但仍然觉得精神爽
利,这就是晨早起来吸取清新空气的好处。一大早张小怡就问我:「怎么昨天好
象没见你放学呀?跑哪去了呀?」

  倒,你怎么知道我没出学校的,难道在等我?便说:「你等了我好久吗?」

  「没有,不过下课后没见你而已,你的自行车也没推走。」

  我狂晕。她竟然有留意我,再这样下去我和如烟的事早晚得让她发现。看来
必须得让如烟早点找地方搬才行。但现在还要打发她,便说:「昨晚我去拉尿去
了,晚了点走。」

  张小怡见我把拉尿两个字说出来根本不经修饰,有点不快,说:「你就不能
换个词说?」

  「晕。拉尿就是拉尿,还用别的代替呀?说起来我跟你讲个笑话,你听完保
证你不会反对我说拉尿。」

  她听我左一句拉尿右一句拉尿说得越来越过瘾,本不想跟我说下去,可又想
听我的笑话,便说:「那你说那个笑话来听听。」

  「那我可说了,事先声明,不许大笑,影响了别人我可不负责。说有个女老
师,一天上课的时候有个学生有舒服把教室吐得一地都是。便教学生们下次想吐
的时候要先告诉老师然后去厕所里面吐。结果有一天,一个学生举手要去大便。
你猜他说什么?」

  「我猜不到,他说什么?」

  「他说,老师,我的屁股想吐。」

  「卟哧!」张小怡差点把昨天的饭给笑了出来,又不敢大笑,只好伏下身,
偷偷地笑。还一个劲地用芊芊玉手打我。我不做抵抗,却说:「早叫你不要笑,
笑痛肚子别怪我呀。」

  张小怡足足笑了十分钟,才累得停了下来。说:「死人头,去哪找这么多乱
七八糟的笑话,笑死我了,格格……」

  我没理她,反正把昨晚的事情打发过去了也就算了。不过今晚如果我要再去
就要小心点了。

  晚上当然我还是要去找柳如烟的,她初经人事,肯定是兴奋过度一天不见我
都不行的,我是久不碰女人,现在有了新欢,当然也要好好去享受。不过今晚我
就小心点了,先把自行车踩出校外转了一圈,等大家都快走完时才又踩回去。

  我回去跟柳如烟说了今天张小怡的事,她也有点担心,因为要是让别人知道
的话那不但自己的声誉受损,还会连累到家里人。她父母一定不会放过我的,于
是我们决定明天就出去租屋子。不过当晚,我们还是只能在她的宿舍里共赴太虚
幻境。只不过第二天要更小心了。

  我再去晨运,老人家又在那了,今天又教多了几招,我学了会,总感觉一次
比一次强了。

  今天是星期六,我们下午不用上课,于是就在校外找房子。很快我们就找了
间套房,里面家俱一应俱全,是有一家人出国后留下来的,没有卖,只是便宜出
租出来。我们很快谈好价钱,当天就能搬进去。

  于是柳如烟马上找校长跟他说要搬到校外去,原因是单人宿舍太小了。校长
在得知不用自己补租房费用后,爽快地同意了。因为学校的单人宿舍本就不足,
她是后台硬才分到了一间,现在主动提出不要,那当然是求之不得的。

  我们马上就搬东西走,因为柳如烟是一个人过来的,只带了些行李,我们两
个人就轻松地把东西搬过去了。

  不过新居还是要装饰一下,我们去街上买了些装饰品,一起把房子打扮得整
整齐齐,清洁明亮,房间更是经过精心的布置显得又浪漫又温馨。

  终于忙完,我们一起倒在床上躺了下来,我的手不规矩地搭地她的丰乳上,
轻轻按摸,隔着衣服和胸罩的感觉虽然不强烈,但也能给我提供些快感。柳如烟
任由我的手乱摸,说:「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你要经常过来呀。要不然我会想
你的。」

  「那当然,如果不是怕家里知道我还想直接搬过来住呢。」

  「小老公,我要你答应我,以后无论你有多少女人,你都不能不要我。」柳
如烟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我知道她第一次时明明爱我,想跟我做爱,为什么还要挣扎得这么厉害了。
原来她一早就知道我的心不止她一个女人。

  我说:「好姐姐,你怎么会这样说呢?你是我最爱的女人呀。我怎么会不要
你呢。」

  「你不用骗我了,从你的诗我就知道你以前有过女人,将来也一定会还有别
的女人,象小怡你不也帮她写诗了吗,而且我知道你们之间以后一定也会象我们
现在一样的。」她指的是我的手越来越过份地从衣领里伸进她的胸部抚摸。

  「不过我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干涉你的。我就当自己前
世就是你的妻妾中的一个吧,我就当自己是生活在三妻四妾的古代。但有一点,
你绝对不能不要我。如果有一天你真的不要我了,我就去死。我一生只会爱你一
个,也只能跟你一个人做爱。我是一个传统的女人。」

  我深受感动说:「小甜心,你失身的那天已经说过这样的话了,我怎么可能
不要你呢?如果有一天你不要我,我要去死才对。你是我的心肝,就算我有一千
一万个女人,你也是我的至爱。我会用我一生保护你,深爱你。绝对不让你受到
任何人的伤害,也不会让任何其他男人碰你。」说着,我深深地吻住她的樱唇,
深深感觉来自对方毫无保留的津液。

  她重复说如果我不要她就要去死的话,看来她是真的爱我爱到至死不渝的境
界了,她是真的不能失去我了。虽然明知道我不止她一个女人,她也宁愿默默接
受,有这样的女人做妻子,真是一件爽快的事。

  当天,我们太累了,没有做爱,但我们却把感情升华到至死不渝的境界。问
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也许就是我们现在的这种境界了。只要有对方的
存在,不管世上任何事,任何世俗的看法,这是爱的最高层次了。而我得到她的
批准不会干涉我有别的女人,这是我的最大收获。

  「假如有一天你不要我了,我就去死。」

  「笨姐姐,你上次就说过这样的话,还说?那我也再说吧,我怎么可能不要
你?如果让我放弃的话,我可以为你放弃一切,甚至我的生命。」

  看来她是真的怕我不要她,要不然不会每次这种时候都说如果我不要她她就
要去死的话,当晚,我们虽然没有做爱,但却得到比做爱更深层次的满足,我们
的爱升华到最高境界的生死相许阶段。而且,最爽的是又到了星期天,由于我们
连续几天每晚都尽情偷欢,搞得柳如烟好几天没工作了。

  我就让她今天好好休息一下,另外把工作补些回来。至于我自己的作业,当
然就先不管了,到时要交的时候拿张小怡的抄就是。虽然她身为学习委员是不该
执法犯法的,但对我又另当别论了。

  因此,今天我比较有空,就应邀去她家陪她玩仙剑奇侠传。我有点奇怪,我
这几天因为一天到晚想着与柳如烟的交欢,没怎么理她,为什么她反而对我比以
前更热情了呢?

  想想前天她竟然知道我没有离开学校,难道她在留意着我?不可能吧?按理
说好感度才二十多的少女不会有这样的行为的呀?难道我对她的好感度计算方法
有误吗?难道她现在对我的好感已经远远超过我的估计数?嘿嘿,我就好了,我
能省下不少功夫。

  我们花了一天时间把仙剑终于玩通关了,可惜结局不太好,赵灵儿自从跟李
逍遥一夜狂欢后,从此就离离合合,基本上等于一直在玩找人游戏,最后还跟拜
月教主同归于尽了,而林月如则在之前就已经死了。李逍遥最后一个人走在雪地
上,只有阿奴(还是林月如复活了?不太记得了)抱着他的女儿等着他。可是他
自己也不知道走向何方了。

  张小怡看到这么悲惨的结局,不禁留下泪水,倒在我的怀里轻声哭泣,说:
「他们真可怜,这个游戏的结局太惨了。」

  她的动作让我觉得很意外,倒,这分明是向我示意她喜欢我呀。好感度那里
一定我搞错了,可能她给我的加分要翻倍才对,但那也只有四十来分呀,还没到
五十的临界点。

  在我的设定里,好感度一上了五十,女人就有很大的机会接受你的求爱,如
果本身并没有男友的话,那八成没问题。而只要在一定的条件下向她求爱的话,
那成功的机会将再多些。因此我要马上重新计算她的好感度。

  在她低泣的一分钟之内,我想起了一件事,可能那件事使她对我的好感度增
加了不少。有一次我借她的笔用,不小心弄坏了,她开玩笑说要我赔两枝,我马
上就答应了。结果第二天我真的买了两枝笔还给她。她说:「你这笨蛋,我是开
玩笑的,你还真去买呀。」

  我大方地说:「对于你说的话,就算是开玩笑我也要当真,而且,我对于你
的承诺一定要实现的。要不然就不配做象你这样的美女的好朋友了。」她当时看
我的眼神,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可惜我当时正是跟柳如烟如胶如漆的时候,没留
意到她的变化。

  我想也许正是这件事使她对我的好感上升到五十以上吧,于是,我决定博一
下,如果成功了,事半功倍,就算失败了,我留在她心里的好感度并不会降低,
因为那都是有实在的东西在里面的。

  因此我一手搂过她的肩膀,深情地望着她还有几滴晶莹泪珠的眼睛说:「傻
小妞,这是游戏呀,不要当真,我们要自己创作自己的游戏,创造自己的结局。
小怡,我爱你,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创造我们美好的结局?我会保护你,绝对不
会让你出现象她们一样的结局。」

  在这样的情况下,少女的心最容易被打动,更何况她现在对我的好感度这么
高,而心中又根本是空虚的,没有任何男人心仪,所以我一出声向她求爱,她并
没有考虑多久就用行动表现了她的答复。

  她主动向我献出了她的初吻,我是驾轻就熟了,她却是新入门径,我们吻了
足足十分钟,才真正教会她什么才是吻。她原来以为只要嘴对着嘴就行,我晕。
直到我在她耳边说你要伸出你的舌头来和我的舌头搅在一起才爽,她才伸出香舌
跟我湿吻。

  这下好办了,我还以为需要大费周折,谁知道她对我的好感原来是成倍增加
的,或者是由于她本身父母少在身边关心她的人少,只有我经常陪她,还跟她一
起玩吧。

  总之现在她成了我的女朋友后,今后要增加好感度到一百,那就容易多了。
而一百的好感度在我的字典里就是随时把自己献给你,只要你提出,她一定不会
拒绝。如果好感度到了九十以上,在一定的环境下也一样能成功说服女人跟你做
爱。无论是处女还是已婚。

  我见时间差不多了,要见好就收,才能让她更记挂我,如果现在不走,当然
也有一定的作用,但绝对比不上在她对你最好感的时候走开下,给她留下最美的
回忆。

  于是说道:「小妞儿,我先走了,记住你是我的女朋友了,以后不许跟别的
男人好哦。」

  张小怡有点失落,但也没强留:「现在在我的眼里,别的男人比不上你的万
一,我又怎么会跟别的男人好呢?」

  我有点感动,抱了抱她,身体只是轻轻碰到她的双乳,她的双乳不如柳如烟
丰满,所以我轻轻拥她的时候,并不会压得太紧,只是轻轻碰到。我不想太快有
过激的行为,反正都已经是女朋友了,来日方长,她早晚是我的人,又何必急在
一时呢?何况现在要女人,柳如烟这样的大美女随时等着我呢。

相关文章